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II.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誅神試煉之光芒閃耀前夕   


用率真的眼光尋找 前往應該去的地方
和你一起 攀登在未來的空中綻放光采



深幽無光的殿堂裡僅有鑲在壁上的寶石發出的炫爛光芒,平時不死生物走動頻繁的黑絨地毯如今安靜的連一根針掉落在地都能清楚聽見。

再往前探去,穿過雕鑿成龍嘴外觀的巨門,路過黑銀薄紗佈滿的洞穴,撥開垂掉下來的透明絲絹後,映入眼簾的是金銀鋼材搭建而成的臺階。

王位上,時常不見蹤影的俊美男子此時難得現身。

身後傳來窸窣聲響,原先閉目養神的冥驀地張眼,適才不存在的慵懶笑容也重新掛回嘴邊。

「真安靜呢,卓施。」斜臥在王椅上,冥紫紅色的雙色瞳在幽暗的洞穴裡,散發著妖異的光芒。

「是的,大王。」卓施的娃娃臉一如往常可愛到令人想掐上一把,眼中的笑也如同以往璀璨宛如星空,只是習慣擒在嘴邊的笑,卻沒大到足以出現酒窩。

以往不管發生什麼事,那兩個可愛的小酒窩總會伴隨笑容出現,然而此時卻沒有。

儘管在笑,仍是看得出他的內心不安。

「通知蘭的手下了嗎?」冥聽不出情緒的嗓音在寂靜到極點的大廳中顯得清晰無比。

也使大廳內更加荒涼。

「是的,羅蘭大人的手下現在已經陸續召回各方人馬,待全數聚集完成,隨時都可以出發。」將稍早冥交給自己的令牌交還,卓施語調恭敬。

「很好,有你在身邊真的比只有一群不死軍團好多了。」從斜臥改坐,冥笑望卓施,眼底閃過一絲惡作劇的光芒「如果你也像伊路一樣那麼有趣又萬能就好了。」

「伊路若知道被您讚美只怕高興不起來,甚至還會拔劍找您決鬥。」酒窩終於浮現,卓施從冥的身後踱步到王位前。

「呵……」笑聲迴響於梁柱之間,過了一會,直到再也聽不見後冥才微微收斂笑容,續道:「剩下的傢伙都要他們離開了嗎?」

「是,不願離開的也用武力驅趕了。」斂下眉睫,卓施也跟著收回笑容。

「那麼,你們也『回去』吧!」語調瞬間轉冷,微微的肅殺之氣取而代之。

身形用力一震,卓施抬眼望向王位上的英姿,眸光頓時迷離了起來,睇著冥眼中的堅決,卓施一咬牙,在心中下了什麼決心後,挺直的身軀瞬間跪地。

「大王,卓施爾等願與您同進退,請讓我們繼續服侍您。」明白冥口中的『回去』代表什麼意思,卓施難得不願服從冥的命令,甚至反抗。

他知道冥是在為他們著想,所以才會要他將跟隨的手下全數驅離,但總歸一句,他們從誕生就跟在冥的身邊,說什麼也不可能輕易妥協。

望進卓施認真的瞳,冥的笑容裡多了點哀傷。

多久了?卓施最早朝自己屈膝跪地離現今究竟過了多久了?他已好久沒見到卓施用如此卑賤的模樣懇求自己,又或者,從來沒見過。

所以,這個決定果然太自私了嗎?

「也罷。」笑了笑,冥揮手要卓施站起「這次我玩的很盡興,能遇到蘭…真的是太好了呢!」

知道冥的話尚未說完,卓施只是按照冥的指示站起身來,靜待著冥接下來要說的話。

「把這件事了結完…我們就一起回去吧。」望著卓施眼中的擔憂與遲疑,冥的笑容再次染上憂傷「蘭…會不會怨我呢?」

自私的來又自私的走,甚至一切都沒和他說清楚,將他一直蒙在鼓裡。

「羅蘭大人是位溫柔的上位者。」沒有回答冥的問題,或許卓施自己也不知道,羅蘭在知曉所有事到底會做何反應。

是憤怒、難過或是…不捨?

「是啊,有時真希望他可以不要那麼溫柔認真,像隻不死生物冷血無情就好。」這樣,也比較不容易受到傷害。

明白冥意思的卓施淡淡一哂後,難得沒有負荷冥的道:「但那樣的羅蘭大人就不會那麼令您喜愛了。」

「…也是啊!」眨了眨紫紅雙色瞳,冥揚起一抹不明情緒的笑容,續道:「我的決定,你沒異議吧?」儘管,有些自私。

「卓施一切遵從大王,只要是您所期望,包括帕奇爾等定當支持。」恭敬彎身,稚氣的娃娃臉上佈滿了忠誠與認真。

站起身穿過卓施後,冥回眸對著卓施笑道:「有你這句話,本王就放心了。」



跟著希歐回到宮殿後,眾人就在女僕的帶領下住到宮殿,而希歐則在約莫二小時之後也回到了接待他們的偏廳。

將過程說的雲淡風輕,以一句「沒事了,我們明天就離開」做結尾,希歐便揮著手將他們全部趕進各自房間裡。

按照以往經驗,格里西亞和雷瑟可沒那麼簡單就被呼攏過去,但這事涉及希歐的隱私以及皇宮王位的爭奪黑暗史,他們也只能摸摸鼻子,乖乖進房補眠去。

但這不代表他們會就此放棄釐清後續事件。

於是,半夜不睡覺,兩名偷偷摸摸的身影在將袋子套住一名走在迴廊上巡邏的無辜戰士後,便將他拖到了幽僻的花園涼亭內。

「不錯嘛,羅蘭,做得挺上手的。」揶揄的望著擺出一臉苦瓜臉表情的羅蘭,格里西亞一點也沒意識到叫人去蓋布袋的她才是最有問題的。

「……」暗自翻了個白眼不敢給格里西亞知道後,羅蘭忽視格里西亞那充滿不懷好意的眼神,伸手解開束縛,在對方還來不及回神之下用魔梟之眼套話。

巡邏戰士不會知道高層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八卦消息倒是不少,拼拼湊湊的話還是能夠推敲出整啟事件。

希歐是私下和希維談話,畢竟月蘭國女王年事已高,其實也不太插手管事,公事政務都是交由希歐及希維管理,因此和希維交涉,就等於和女王交涉。

整體談話稱不上平心靜氣但也談不上火爆,希歐面對兄長的心境不再充滿怨恨與不滿,在整場談話中他都能綻放爾雅的笑容,用著前世希歐.暴風的睿智,能言善道的字字刺入核心。

倒是希維的大哥在見到希歐像是變了一個人之後反而坐立難安起來,氣焰也不如以往面對希歐那麼高漲,反而有些焦躁煩亂。

明明希歐才是有求於人的那方,但他的態度始終保持著從容不迫,彷彿勝券早已在握,而事實上也是如此。

剛開始交談,希歐便搶在希維說話前先發制人,以「軍權在我手上,幾名比較友好的貴族與大臣問何時要將王位傳給他」等話當開頭,馬上讓希維的話哽在喉間,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於是,一場利益交換在希歐的掌控下不太愉悅的結束。

當然,不愉悅的只有希歐的大哥。

希歐以主動放棄王位的條款和希維交換釋放奇克斯及羅蘭等人的命令,並且不再追究先前以往發生的任何一件事,表面上看來希維佔了上風,但實則上軍權仍在手,民心仍在身的希歐才是真正的贏家。

他只不過是放棄了一個沒有實權的位置,若希維仍不改脾氣,不與大臣黎民交好,希歐想篡位,只怕眾人還會暗中推上一把。

「果然身在王室就會變得爾虞我詐,這樣以後要算計希歐還要跟他比心機啊!」懊惱的看向正將戰士拖去花叢內『放生』的羅蘭,格里西亞似乎忘記自己也是一位公主。

連白眼都懶得翻了,羅蘭在將戰士安置好後,便拉著明明心機也很重的格里西亞偷偷摸摸回到偏廳準備回房就寢。

當然,雙手環胸站在格里西亞房門外的雷瑟就交由格里西亞自己應付了。

道了聲晚安,羅蘭朝雷瑟微微一頷首後便回自己的房間,不理會身後那求救的可憐目光。



結束晨練回到偏廳的時候,眾人已經著裝整齊等著自己了,羅蘭望了眼昨晚不知何時睡,此時仍一臉倦態的格里西亞後,便笑著對眾人道:「走吧,回光明神殿。」

雖然有想過沿著官道一路騎回光明神殿,但依目前已算半宣戰的情況來看,他們似乎沒有那個閒情逸致慢慢欣賞沿路風光。

和雷瑟對視一眼後,羅蘭便從懷中取出艾崔斯特出發前交給自己的傳送石,接著將眾人召集至身邊,羅蘭唸出傳送的咒語。

五彩光芒一閃,原先在月蘭國王宮偏廳的羅蘭等人,瞬驗消失在點點幻彩之中。

傳送陣剛結束,羅蘭等人一張眼便見到艾崔斯特、教皇、尼奧及第45代十二聖騎士守在一旁,似乎早料到他們會在此時此刻出現。

但羅蘭不知道,那是因為艾崔斯特給他的傳送石上頭加有追蹤魔法,所以當他使用的時候艾崔斯特也會接到通知。

面面相覷,不只艾崔斯特和尼奧見到眾人後吃驚的張大嘴巴,當雷瑟等人知道格里西亞今世是尼奧的妹妹也同樣錯愕無比。

這該算是尼奧的不幸還是格里西亞的不幸?

初回神殿的尷尬彆扭很快在第45代十二聖騎士分別找上各自前輩搭話後宣告瓦解,原先近鄉思怯的心也因談話逐漸熱絡而釋放開來,很快,彼此找回熟悉的相處模式,隔閡在不知不覺消失無蹤。

他們聊著以前的光榮,兄弟們相處的趣事,當面對挫折時他們的抉擇與行動,明明從史書上就可得到的歷史,在透過當事人的講解與比手畫腳後更顯生動,甚至從他們訴說的神情當中,可以探得他們之間的過往、羈絆是多麼輝煌閃耀。

在他們將故事做了個收尾後,第45代十二聖騎士也娓娓道來屬於他們的故事。

沒有轟轟烈烈的攻打魔王,也沒有和不死生物打交道,只有平淡卻也有趣的伙伴相處。

除去幻無事件,第45代的生活可以稱得上平順安穩,但即便這樣,當不死生物開始橫行時,他們之間也能默契十足的配合,就像本來就是應該的。

儘管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趣事,但在雅洛斯與喬瑟等十二人互相補充彼此糗事抑或是不為人知的小秘密,羅蘭等人還是聽得津津有味。

到了晚餐時間,當眾人談天說地,氣氛好不熱絡時,雅洛斯終於想好曾曾曾曾曾曾祖父的學生亦是妹妹到底要叫什麼了,就是叫……

「曾曾曾曾曾曾祖父之前太陽騎士的學生您好!」

瞬間,掛在格里西亞嘴邊的笑凝固,洶湧的殺意猛然乍現,下一秒,慘叫聲響徹雲霄。

聽說,那晚的神殿是有史以來最熱鬧的一天。


結束了晚餐,眾人又是小聊一會兒後便紛紛回到臥房準備就寢,為了應付接下來即將面對的戰爭。

告別了眾人的羅蘭與伊路並肩離開大廳後,伊路便請羅蘭准許他暫時離開去找珊珊及爾亞談天,順便將神殿發生的所有事情彙整後,擇日再找羅蘭報告。

頷首允許伊路離開的羅蘭便回到教皇幫他們準備的寢室。

可能是和雷瑟等人打的那次消耗太多黑暗屬性,羅蘭總覺得特別疲憊,照理來說不死生物是不需要休息,但他現在卻極想趴回床鋪,好好給他睡上一覺。

很奇特的感覺,若不是因為這樣他早已想不起『想睡覺』到底是什麼感覺了。

將門落鎖後,羅蘭褪去外衣與靴子爬上了床,接著閉眼。

睡意很快襲來,羅蘭只覺得自己迷迷糊糊就失去了意識。

『孩子,聽得見嗎?』溫潤的嗓音清脆動耳,配上徐徐的微風更是一片清爽。

等等,這微風打哪來的?

倏地睜開雙眼,羅蘭發現房間的景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無邊無盡的翠綠草原,而在漫天茵綠之中,一顆長著茂密綠葉的大樹底下,站在一名身著白色長袍,底邊線緣由金線縫製,在胸前左下角,繡有…光明徽紀的俊雅男子。

「光明神……」怔愣的開口,明明那名金髮男子沒有表明自己的身分,羅蘭還是篤定眼前這名脫俗不凡的爾雅男子正是他們信仰的神──光明神。

緩步來到羅蘭身邊,雷亞席斯.光明所經之處皆綻放出嬌豔的花朵,為原先的一片翠綠增添夢幻色彩。

站定於羅蘭身前,雷亞席斯在沒有否認之下又是優雅一笑後才開口:「孩子,這一路辛苦你們了。」

身體有些僵硬,羅蘭完全不知如何反應。

先前菲妮堤亞是藉由紅詩的身體和他們接觸,幻無與他們亦有一段距離,但如今,雷亞席斯就站在自己面前,身上好聞的花香也能透過微風吹拂竄入鼻翼,甚至還感覺得到,微弱的光屬性包圍在他的身邊。

神聖的不可侵犯。

「這麼冒然拉你進入夢裡並非我所意,實屬元神受到封印無法和你們直接接觸才出如此下下策。」歉然的笑容仍顯高貴,雷亞席斯以悅耳的嗓音續道:「幸好菲妮堤亞的攻擊造成封印有一瞬間出現破綻我才能稍稍將力量移轉到你身上藉此談話。」

「所以那時候……」雷亞席斯剛睜眼的那一瞬間目光就和自己對上,就是那時候和自己接觸上的嗎?

「是。」含笑頷首,雷亞席斯又是笑望了羅蘭一下子之後,才略帶哀傷的續道:「雖然很高興可以和你聊聊,但轉移在你身上的力量並不能讓我們長時間談話,所以還是讓我們切入重點吧!」

認真頷首,羅蘭身子用力挺直。

「孩子,別那麼拘謹,放輕鬆。」伸出細長白皙的手輕拍了下羅蘭的肩,雷亞席斯以著比一般男性還要偏高卻不刺耳的嗓音道:「我來這裡主要是告訴你抹去幻無存在的辦法。」

知道雷亞席斯口中的抹去代表毀滅之意,羅蘭肅然的洗耳恭聽。

「在這之前,我先說一小段故事,關於眾神與諸神條約。」慢條斯理的優雅一笑後,雷亞席斯伸手一揮,眼前的景象驀然改變。

在上古時期,諸神條約尚未簽定的時代,人間就像眾神的遊樂場或花園一樣,是個打發時間、消磨無聊的存在,因此不管大神或小神紛紛都會到人界遊上一番。

就像走廚房一樣。

隨著接觸愈多,干涉的地方自然而然也愈多,甚至比較有野心的神還會扮成人類當上某處的領主或國王,藉以完成自己無法在神界做的美夢。

只不過當神的干涉愈多,大陸的平衡也就愈來愈失調,不僅僅因為神強大的力量,還有神與神之間的紛爭。

是的,紛爭。

擁有控制野心的神可不只一位,只要他們想獲得力量甚至美名,通常就會毫不猶豫的介入,小則插手人與人之間的紛爭,大則演變成神與神的對立局勢。

幻無就是這樣的存在。

祂的野心比一般玩票性質的神還要蓬勃,主要是因為祂在神界不受重視,屬於比較低層位的神。

祂有著不同於實力的野心,卻沒有足夠的發展空間,這一直讓祂焦躁難安,野心也一直蠢蠢欲動。

終於,祂在人界建立了一個屬於祂的國度,人名信奉祂、崇拜祂,認為只要跟隨祂,就可以得到名與利。

當然,這是在互不干涉的情況下。

最初的情況是人與人貿易往來的糾紛,接著演變成貴族戰,最終導致兩神之間的開戰。

在那場戰役之下,幻無殺死了兩名低階神。而那場戰役,就是造成日後被民間謠傳為神魔大戰的戰役。

每位神都有雙重神格,通常為善惡之分,只有少數的神擁有單一神格或是相近神格,當然也有另外的,那就是墮落神明。而幻無,屬於少數擁有相近神格的神。

無的神格為『邪佞』,屬於玩世不恭、充滿算計與黑暗面的性格;幻的神格則為『偽善』,屬於看透人心,接著進行蠱惑的惡劣性格。

這也是祂在神界不受重視的原因之一。

幻無在人界將神殺死的事很快就傳回神界甚至傳出一陣撻伐聲浪,屬於神界三大神的雷亞席斯、菲妮堤亞、艾瑞絲在經過一番商討後,便與其祂眾神達成協議──將破壞的平衡修補回來並且簽定諸神條約,封印幻無。

總是順著自己慾望行事的幻無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祂就像是頭蓄勢待發的猛獸,睜著嗜血的雙眼等待眾神向祂開戰。

當時因心愛的人類女子慘遭殺害而成為墮落神明的冥王-冥修.絕,便是幻無最先拉攏的對象。

只比較人數的話,幻無這方明顯處於弱勢,然而事實卻不是如此。

冥王善戰,尤其在心愛女子離祂遠去之後祂更是連一絲絲慈悲之心都拋棄,在不顧忌黎民性命的情況下,冥王與幻無毫不猶豫的將力量完全施展開來,這也讓有所顧忌的雷亞席斯等神吃盡苦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