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誅神試煉之不容遲疑的道路   


就往前走吧 不斷改寫明天
在目眩神迷的瞬間裡 未來已經開始改變



梳洗快速完成的羅蘭站在門前又望了眼握在手中的金絲後,藍眸像是終於下定什麼決心,將金絲收進衣袍的暗袋內,接著握住門把打開房門,和已聚集在外討論戰略的伙伴們走去。

「羅蘭你來啦!」伸手招呼羅蘭坐到自己的左側,格里西亞的笑容充滿慧黠與計謀,顯然戰略前的安排進行的還挺順利。

點點頭,羅蘭越過了尼奧及雷瑟後便坐在格里西亞身旁,看著她和右側的雷瑟一問一答的討論,羅蘭璀璨的藍眸有一瞬間恍神了起來,直到艾崔斯特發現接著擔憂的嗓音響起,羅蘭才恢復過來。

「羅蘭你怎麼發起呆來了,身體還不舒服嗎?」

艾崔斯特的問話剛落下,原先絡繹不絕討論聲也嘎然乍止,全體一致將憂心的目光朝他看來。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眾人便一言一語恍若真有其事般接下去了。

「這段時間真的辛苦你了。」教皇略為稚氣的臉龐佈滿感激,接著在想到自己竟被控制造成訊息傳遞錯誤後,稚氣的面容又多了抹歉疚。

「是啊,而且目的地在哪也不知道,還要想辦法讓這群小子恢復記憶,想到就麻煩。」認同的頷首,手環胸的尼奧難得說出體恤人的話。

「對了,羅蘭你一般都不作夢但今早卻在作夢,是不是真的不舒服還是發生什麼事?」觀察入微的格里西亞睜著清澈的藍眸,彷彿看透人心般直勾勾盯著羅蘭瞧。

聽到格里西亞的推論,眾人恍然大悟的敲了下手後,再次將目光往羅蘭身上掃射過去。

盯──

被眾人瞧得有些心驚膽顫的羅蘭冷汗直流,他從來不知道『關心』也可以這麼恐怖。

「沒、沒什麼,只是覺得這幅景象很久沒看見,感覺有點感動,發愣起來罷了。」垂下首,不習慣說謊的羅蘭藉此動作試圖遮掩自己的心虛。

如同他們懂格里西亞認真時的小動作,格里西亞他們一定也懂自己在說謊的表情,所以羅蘭只能心虛垂首,藉以躲閉他們察勘的目光。

可能是羅蘭的話說進了眾人心坎裡,也可能是羅蘭說謊的技術終於像樣了些,一向會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格里西亞難得緘默下來,望著坐在身旁的每一位伙伴、朋友、親人們,嘴角也綻放出雀躍的弧度。

就在羅蘭以為逃過一劫,準備鬆口氣時,卻看到艾崔斯特啟口準備發言,頓時又坐得直挺挺的。

只是還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一道驚呼便打斷他的話,也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長吁了一口氣, 羅蘭慶幸他們沒再追問,轉移了注意力。

畢竟那場夢境的內容委實太過沉重。

而適才發出驚呼聲的是奇克斯,原因在於他手上的魔法白水晶,此時那顆水晶發出的光暈彩芒中正倒映著瑪爾仕的身影。

「光明神殿的諸位日安。」爽朗的笑容帶點疲憊,瑪爾仕陽光的面容下暗藏些許憔悴。

「日安,閣下近來可好?」點頭回應了下後,格里西亞代替眾人開口。

畢竟教皇和艾崔斯特的身份較為特殊不方便開口,45代的十二聖騎士沒見過瑪爾仕自然也不知道該怎麼應話,因此只能讓第38代的聖殿之首代為開口。

「尚且過得去,只是睡眠有些不足就是了,哈哈。」颯爽的揶揄了下自己,在看到希歐翻了個白眼,奇克斯面露愁容後,瑪爾仕才換上認真的笑容,溫和道:「之前內部系統被幻無弄得不成人樣,為了及時參與這場戰役,我花了五個小時開了整頓會議,二個小時和王室協商,四個小時挑選精銳加以訓練,直到剛剛總算安排好人選及留守人員就趕緊通知你們了。」

「那你不就都沒休息……?」希歐愣愣的道。

「哈哈,哪有時間啊!開戰迫在眉睫,我還嫌時間不夠哪能用去休息。」含笑的綠瞳對上眾人略顯不贊同的眸,瑪爾仕搔了搔臉頰後,聳肩續道:「不加緊腳步,戰神殿萬一沒辦法參戰雪恥怎辦?」

「話雖這麼說,但身體還是要顧啊!」一向喜歡逞強的格里西亞這麼說著,只不過這話由她來說顯得不具有說服力就是了。


當然,這也只有在心中腹誹格里西亞的38代十二聖騎士、尼奧及艾崔斯特這麼認為了。

「格里西亞說的沒錯。」先不管格里西亞說那段話有多麼違和,羅蘭就事論事的認真道:「若身為主將的你先倒了仗也不用打了。」

輕嘆了口氣,瑪爾仕無奈的笑道:「知道了,我把名單交給你們,問完你們打算怎麼做我就乖乖上床休息總行了吧?」

「嗯,很好。」頷首微笑,希歐續道:「那你可以把名單傳過來了。」

語畢,一張絹紙便在傳送陣上方出現,在格里西亞接過確認名單無誤後,雷瑟才接續道:「御啼關是主要幹道,位於三大神殿之間,為了抵禦大批不死軍團襲擊,我們打算讓各神殿派出一支軍隊守在三條大道,然後由我們十二個人當先鋒,等各神殿分別突破守住後再來支援。」

這個作戰方案是由尼奧及雷瑟聯合擬定規劃的,雖然格里西亞才是那個聰慧絕倫的人,但說到戰爭還是由比較沉穩細心的雷瑟及驍勇善戰的尼奧擬定較為適合。


「這樣會不會太吃緊,對方畢竟是神。」不是怕功勞被搶,瑪爾仕只是純粹的擔心。

「這是光明神下達的御意,祂指定讓羅蘭等人前往必有其用意,而且也不是真的由他們獨撐全場,在突破外圍後各神殿人馬還是能前來支援。」至始至終都不曾開口的教皇沉思了下後,對著瑪爾仕溫聲道。

「竟然是貴神的旨意那就沒問題了,先鋒之事就勞煩各位擔待,我們會盡快解決前往支援。」微揪的眉頭抒緩開來,瑪爾仕不再執著先鋒一事,語調一轉才道:「希歐、奇克斯,那你們多保重,羅蘭、格里西亞之前與這次的事就先謝過了。」

以朋友的身份,瑪爾仕帶著全心全意的祝福笑容這麼說:「願驍勇善戰的戰神賜予您們斬斷荊棘的勇猛。」

「也祝貴神殿與瑪爾仕閣下沐浴在光明神仁慈的注視下,免去一切災厄傷痛。」揚起太陽式的優雅笑容,格里西亞虔誠的閉上雙眼祈福著。

含笑表示自己收到祝福後,瑪爾仕切斷通訊,白水晶夢幻的光澤也隨之消散。

睜眼環視著眾人,在眼角餘光掃到粉紅後,格里西亞突然想到上次戰神的模樣。

是說……印象沒錯的話,戰神似乎是個女孩,而且還是像粉紅他們一樣的蘿莉小妹妹。

如果那時渾沌神沒在一旁,只怕她會誤認被困住的才是渾沌神本人。

感覺到格里西亞若有所思的目光,想起她錙銖必較的性格,粉紅微不可見的抖了下身後,才不解的問:「格里西亞怎麼了?先說棒棒糖是我的,別想跟我搶。」

從頭到尾都沒提到棒棒糖好嗎!嘴角微抽,格里西亞優雅翻了個白眼後才轉移話題道:「渾沌神殿那邊準備的如何?紅詩有傳什麼話嗎?」

「紅詩說渾沌神殿隨時可以開戰。」揚起媚惑般的笑容,粉紅的眼底閃爍著好戰光芒「膽敢得罪我們渾沌神殿祂就要有所覺悟。」

「是嗎……」明白頷首,和格里西亞對視一眼後,羅蘭才對著眾人道:「光明神殿的人手也安排妥當了,剩下時間就先和你們的家人聯繫一下吧,傍晚我們就出發。」

臉色凝重的頷首,除去早已沒有家人的格里西亞、萊卡及艾爾梅瑞的眾人皆在下一刻離開會場,各自回房準備和家人、朋友說明現況。

「我去找老師問問蘭特目前的情況,草梅妳跟我一起去。」向羅蘭打聲招呼後,格里西亞連走都要帶個人走,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抓去壯膽的。

抓住艾爾梅瑞的手,格里西亞打定艾爾梅瑞這個好人絕對不會拒絕她,也不詢問一下當事人就直接離開會場。

而羅蘭和萊卡則看見艾爾梅瑞眼底的無奈與包容笑意。

「萊卡你呢?我要去找教皇問問有沒有比較好的護甲給你們穿,雖說和神對戰有穿可能跟沒穿一樣,但保險起見還是問一下好。」望著還坐在原位,翹著腿不知在想什麼的萊卡,羅蘭這麼說著。

金色的雙瞳移到羅蘭的身上,萊卡略為思索了下便道:「我跟你一起去好了,反正待在這邊也沒事。」語畢站起身踱步到羅蘭的身邊。

「剛剛在想什麼?」羅蘭一邊和認識自己的聖騎士打招呼,一邊開口找著話題。

「沒什麼,只是想到大家才相聚不久就馬上要上戰場有點無奈罷了。」聳聳肩,萊卡續道:「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我們是不是再也見不到面?」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他曾認為,只要自己還活著就能見到大家,但現在才想到,就算見面,不記得彼此是否還有意義?


或許是因為得到過,才會覺得當初的想望過於渺小。

原以來只要見到大家平安無事的生活著就好。

「算啦!反正想破頭也想不到光明神在想什麼,不如走一步算一步了。」跑到教皇書房門前,萊卡回過頭對羅蘭笑道:「總之,能再見面與存有記憶已經很棒了,若因為得到這些要付出什麼我倒覺得值得。」

「嗯。」思考了下後,羅蘭也跟著露出淺淡的微笑,跟著開門入內。



和教皇商談結束,接著找到合作的裁縫師縫製衣服完後,時間已來到了傍晚。

手抱著要給大家的統一制服,羅蘭和萊卡走在灑滿金色光輝的大道上。

「這個教皇出手真的比前任還大方。」一邊低首檢視衣服的質感與性能,萊卡還不忘拿前任教皇與現任教皇比較。

「別這麼說,要維持光明神殿與聖殿體系的運作,足夠的存款是很重要的。」不過一想到他們只不過說了句「出戰的護袍我們希望可以重新製作一件」教皇竟然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下來,還帶著他們去領錢甚至親自和合作的裁縫師協商。

想到這,羅蘭還是露出了心虛的笑容。

唔…怎麼說這都是一場不可馬虎的大戰,教皇會那麼好說話應該是這個原因吧!

「是喔。」擺明就是敷衍羅蘭的應了聲後,萊卡勾起看不出情緒的笑容「我們十二人的衣服可是縫上了抵禦物理攻擊及魔法攻擊的絲線,甚至在布料的表面還灑上了五彩色石的粉末用來抵抗咒術類攻擊,質地輕柔、攜帶方便,一件要價50…」

「我知道…」無奈的出聲打斷,羅蘭覺得當場被人拆穿謊言的感覺真的是有夠糟的。

萊卡的話甚至沒說完,除了他們十二人的衣服外,教皇還為第45代十二聖騎士及尼奧老師、艾崔斯特也重新做了一件衣袍,雖然沒有像他們十二人的那麼『精緻』,但也相差不遠了。

「格里西亞他們一定會跟我有同樣的反應。」不在意的哼了下聲,萊卡快步走向早已集結在神殿門口的格里西亞等人。

望著他們瞠目結舌的模樣和萊卡一副『我就說吧』的小人得志表情,羅蘭哭笑不得。

將衣服按照上頭的徽紋發給大家後,羅蘭也套上了屬於自己的衣袍。

統一的地方其實也只有布料與性能,其它地方皆和前世他們的服裝如出一轍,專屬的徽紋、代表仁慈與嚴厲的色系,在重新穿回身上時,他們有種回到過去的感慨。

互視著周圍伙伴,接著見到彼此眼底熟悉的神采微微一哂後,格里西亞走到所有人的前方,用著不大卻也清晰可聞的優雅嗓音道。

「第38代十二聖騎士集結完畢。」

這句宛如宣言般的話語,正式揭開這場戰役。


和教皇來到葉芽城外的一片大草原,羅蘭見到稍早不見蹤影的粉紅、伊路及爾亞等人已在那裡等候,而中間還有一個大型魔法陣在那裡運轉,散發著璀璨光采。

「羅蘭他們還好,後面那群整個刺眼無比,我看仗還不用打,敵人就先被閃死了。」粉紅一看見羅蘭等人的裝扮,瞬間無言的這麼說道。

後頭那句當然純屬玩笑話,但刺眼可就不是說說而已。

除了38代之外,其他人包括尼奧及艾崔斯特都換上了潔白神聖的燙金衣袍,右肩稍下的地方也都繡上了光明神殿的徽紋,整體看來就是『閃亮亮的行動人柱』,整齊是夠整齊,但太亮也是真的。

所以當艾崔斯特接過衣服套上的下一秒,他的臉馬上扭曲而尼奧則在一旁捧腹大笑。

根據那時教皇充滿笑意的解釋,選擇金與白的原因是因為此顏色代表光明神殿,再加上這顏色如果沾染血跡也比較明顯,同伴們知道誰受傷,要支援也比較方便。

絕對不是因為資金不足以及金色與白色的魔法絲線存量太多。教皇特別堅持的補上了這句。

所以說穿了,教皇都是摳門的。

露出無害的笑容,教皇對著各有所思的眾人道:「踏上這個魔法陣後便會和已在御啼關的渾沌神殿會合,為了結省時間,我已和沉默之鷹溝通過,讓他們繪製相同陣形方便你們直接傳送過去。」

「紅詩他們已經在那裡等了,聽她說戰神殿的人也已經在半路上,你們是最慢的。」舔著棒棒糖,粉紅讓自己的視線盡量不要落到後面那群發光人柱身上。

這絕對比聖光還刺眼。粉紅在心中腹誹著。

「我們明白了。」格里西亞頷首優雅道。

「我就不過去了,光明神殿和聖殿還是需要有人維持運作,在你們不在的這段期間就交給我吧!」這句話是對著雅洛斯等人說的,教皇的眼底有著認真:「一定要平安無事。」

「好啦,廢話到此為止,走了。」揪住格里西亞的衣袍,尼奧一馬當先衝進魔法陣內,在雙雙身影皆消失後羅蘭等人才從呆愣中回神,既無奈又好笑的和教皇點了下頭後,眾人才紛紛踏進魔法陣。

待璀璨的夢幻光暈消失後,葉芽城郊外的翠綠草原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漫天黃沙以及一片黑與紅的整齊軍隊。


「原來不只我們經濟拮据嗎?」愣愣地望著分成兩派站立的渾沌及戰神殿,羅蘭腦筋有點反應不過來。

不過還是我們比較『引人注目』,羅蘭放棄的想著。

回神望著朝他們走來的年輕男子,他的面容俊秀,劍眉飛揚,雖沒有等陽那般讓人想先分屍再鞭屍的衝動,但也稱得上是一名冰山美男了。

看來,他應該就是現任的沉默之鷹。

「老師。」雙方都還來不及說什麼,維瓦爾的聲音已早一步傳出。

「維爾蒂娃,好久不見了。」冰冷的面容在看到維瓦爾後有一瞬間稍稍溶化,但隨即想到現在不是什麼敘舊的好時機後,他再次擺出冷漠的面容,先是有禮的向粉紅行了個禮,接著才對羅蘭等人道:「我是現任沉默之鷹,奉紅詩大人之命前來和光明神殿的各位打招呼並說明我方人馬。」語畢,也行了個簡單的禮。

在羅蘭和格里西亞等人紛紛回禮,確認沒問題後,沉默之鷹才續道:「我們暗騎士總共五百人,雖然人數比不上貴神殿但我們有數名渾沌祭司支援,在開戰不久後將會釋出不死生物,請放心,它們當然是有意識不會攻擊我方人馬。」

「我們明白了。」輕輕的頷首,格里西亞使了個眼神給羅蘭和雷瑟後,便換他們向沉默之鷹說明他們的計畫。

只是才剛起頭,沉默之鷹已搖了搖首,恭敬的又道:「貴神殿的計畫我已從紅詩大人那聽取了,渾沌神殿對此表示無異議,如果沒問題的話和戰神殿的領導者協商完成便可進行攻城了。」

「戰神殿那裡我們已經確認過了。」剛傳送到御啼關,格里西亞就讓希歐及奇克斯和瑪爾仕做最後確認,而現在他便將瑪爾仕的口訊帶回「他們隨時可以開戰,由戰神之子領隊,除了精銳五百人之外還有五百人為一般戰士及十名戰神祭司。」

「那就沒問題了。」向希歐禮貌的頷了下首,沉默之鷹舉起右手,對自家人馬下令:「前往東路,不准讓任何傢伙有機會踏入我們渾沌之神守護的領土。」

言訖,暗騎士整齊一劃的行了個禮便條而不紊前往御啼關東門。


「有關守路與攻打的路線我希望各神殿可以聽我們的。」和格里西亞對上目光,沉默之鷹續道:「我們剛剛已探查過御啼關內部,裡頭除了不死生物外還有受到控制的居民,而東門主要為不死生物看守,南門及西門則多半為居民及為數不多的不死生物看守。」

「所以有辦法製造不死生物的我們進行東門攻略,而剩下的南門及西門則分別由光明神殿及戰神殿攻略。」長髮蓋住了他的右眼,唯一露在外面的紫眸則寫滿了認真與堅決。

「東門我們沒有意見,照你所說的就行,但南門和西門的分配又是為何?」精明的藍眸充滿睿智,格里西亞知道這位沉默之鷹一定做足了準備才會如此分配。

「南門離御啼核心,也就是幻無所在之處最近,路上的不死生物也比西門多上一倍,基於上述原因,我認為由先攻的光明神殿負責比讓戰神殿負責更好,更甚者對付不死生物也是貴神殿較有辦法。」沒有冒犯輕視戰神殿的意思,沉默之鷹只是就事論事「若有冒犯之處還請海涵。」

「不會,竟然你已事先探查那就聽閣下的吧!」和羅蘭及雷瑟相視一眼,格里西亞續道:「若要合作,最基本的信任互助我想還是要給予的。」

「那就先謝過了,前.太陽騎士,格里西亞。」露出一抹罕見的笑容,沉默之鷹和維瓦爾輕輕一點頭後,便轉身率領暗騎士進行攻略。

「那我們也先走了。」待沉默之鷹離開進行攻城,瑪爾仕也來到了格里西亞等人面前「一定要贏啊!」揚起颯爽笑容,瑪爾仕真心誠意的祝福。

「我們會的。」頷首收下瑪爾仕的好意,目送瑪爾仕及戰士團後,格里西亞才對著她的伙伴、兄弟、親人及戰友道:「走吧!該上舞台了。」

「好!!」氣勢如虹的高喊後,雅洛斯和格里西亞一個頷首,帶著45代十二聖騎士及眾聖騎士往西路走去,而在行徑的途中,由特德爾及喬瑟指示著的陣形也隨之擺列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