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誅神試煉之重返榮耀之戰   


在全新的世界描繪出奇跡 現在就獲得新生吧!
賭上一切 直到燃燒殆盡
畫下堅定、熱烈、閃耀的軌跡 化作天邊的晨星



「菲妮堤亞,我可沒說過那三隻小巫妖可以進來。」幻挑起一邊俊眉,和謁的笑容底下藏的是算不盡的惡毒。

以虛化的型態出現,菲妮堤亞勾起一抹冷笑「這可不是你說就算,記住,我沒必要聽你這已被除名之神的話。」語畢,下一刻不再是虛幻的形體,菲妮堤亞身披紫黑薄紗,內著一件繪製著龍蛇圖騰的長袍,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而長袍上那代替龍眼的紅寶石則散發著絢麗的光彩。

冰山般的豔麗容顏,長髮如瀑至腰身,耳際兩旁的烏黑秀髮則辮成兩條長辮,額上掛著黑曜石打造而成的墜鏈,中間則垂吊著一顆炫爛的紫晶石,搭配著她一黑一紫的雙瞳更顯神秘。

此刻她冷情的雙眸直望幻與無所在的台階與其後方一座飄浮著的神殿,建築物的最上方也就是屋頂之處,有一塊巨大刻紋浮在上方,而那塊刻紋正是幻無的標記──鏈鎖十字架。

此時無緩緩的步下台階來到了平地,而幻仍站在台階上,不可一世的望著他們。

「妳居然……強行突破諸神條約的限制嗎?」有些訝異菲妮堤亞的姿態,幻極富興致的道:「為了打敗我,就算元神損傷也不在意了嗎?」

由無接口,她張著血染的雙眼,聲音宛如直接傳遞她此時的心境般,刺耳且充滿殺戮,「罷了,竟然妳『為了我』犧牲那麼多,我也不好意思『虧待妳』,就讓我的孩子和妳的手下玩玩吧!」

三道扭曲的黑光在無面前顯現,不斷遊走於光束旁的魂魄發出含冤的嘶吼,待數量愈來愈多,它們飄遊的速度愈來愈快後,三隻帶著紅光的龍倏地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吞噬那些冤魂。

隨著牠們朝羅蘭等人大聲嘶吼,那道困住牠們的黑光也再下一秒消散。

「是喪屍龍。」紅詩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與粉紅及施分向前走去,擋在羅蘭等人的身前,紛紛擺出準備戰鬥的架式。

「喪屍龍是什麼?」打量眼前體積不大卻氣勢洶湧的龍,格里西亞悄聲的問著羅蘭。

「我也不清楚,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種不死生物。」面容充滿肅然,羅蘭也將手擱在武器上嚴正以待,預防在階上的幻趁他們不備偷襲。

「是上古黑龍的屍體轉化而成的不死生物。」來到了格里西亞和羅蘭的身邊,菲妮堤亞的音調雖冷卻不讓人討厭,也許是因為口氣裡少了嘲諷「別看牠這麼小隻,牠比妳前世對付的那隻龍還強上數倍。」語落,頭一點,三隻巫妖不分先後朝喪屍龍攻去。

高階的死靈法術毫不保留的施展開來,粉紅和紅詩以正面突襲和喪屍龍對戰,面對喪屍龍的黑火咆哮她們選擇以更強大的魔法抵擋下來。

而施分則採智取,他矯健如豹,不和喪屍龍拉近距離打,而是巧妙的利用自身優勢以及不死生物諸多弱勢和對方應戰,完全將喪屍龍玩弄於手掌之中。

比起粉紅與紅詩的激烈衝突,施分的做法雖不光明磊落卻是最有效率的,通常由動物變成的不死生物反應與思考都會比較駑鈍,攻擊也偏向直線化思考,和牠們正面衝突若不比其強大只怕會吃盡苦頭。

望著三人游刃有餘的模樣,格里西亞不再關注於他們,而是改望向從頭到尾都雍容自在站在原地的幻。

他在打什麼主意?

但下一秒,突如其來的渾沌氣息便為她公佈了答案!

無從她和羅蘭之間憑空冒了出來,而他們一直專注於沒有任何行動的幻卻忘了無在召喚出喪屍龍後也同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

快速往後躍去接著架起大地守護盾,格里西亞擋下無朝她射來的數道暗刃;至於羅蘭則選擇閃身避開後,拔劍直接朝無攻去。

不用盾也不用劍擋,無尖聲一笑後,揮手就是一道濃烈的闇束擋住了羅蘭的攻擊,而那黑暗屬性則像是強力黏著劑般緊緊的咬住羅蘭的寶劍不讓其抽離。

揚起殘忍的微笑,無伸手又是一揮,佈滿眾人頭頂的黑針閃爍著銳利光芒,在無噬血的舔了下唇後,那道針雨瞬間朝眾人迎頭刺下!

「休想得逞!」以眼神示意羅蘭快點離開原地後,格里西亞以自身為中心爆發出了大量的聖光將暗針全數淨化乾淨,而剩下的漏網之魚則全被喬葛架起的大地守護盾擋住。

使用瞬間挪移避開聖光的羅蘭在確定聖光消失後又挪移到無的身邊,武器還被無束縛住的羅蘭毫不猶豫取出冥給他的絕噬,紫光一閃,羅蘭的長槍劃過了無驚訝接著憤怒的臉龐。

「該死的螻蟻!」因為被雷瑟及伊希嵐聯手牽制導致來不及擋下羅蘭攻擊的無面容扭曲的大喊,以類似黑藤蔓的植物將雷瑟的劍纏住,接著使用暗光束將雷瑟及伊希嵐一起轟飛後,無的利爪瞬間伸長,塗滿豆蔻色的指甲彷彿染上鮮血直朝羅蘭刮去。

提槍一擋,羅蘭硬是將無的利爪阻擋在臉前,但隨著無的笑容愈來愈扭曲,頭髮無風而飛揚,羅蘭感覺利爪離自己的距離也愈來愈近。

這已經不是一般生物會有的力氣了!

一道旋風如影的身影掃過了無的雙腳,一時重心不穩的無愀然變色,望著羅蘭瞬間整裝,結合了鬥氣與黑暗屬性的月牙刃朝她的頸項掃去。

她躲不掉的。將無踢倒的人正是希歐,他身形一躍來到羅蘭的身邊後,和羅蘭同樣篤定無躲不過羅蘭那道攻擊。

只是下一秒,那道破軍之壞的月牙刃竟穿過無的身軀往正和龍對峙的紅詩等人襲去,看見這景象的羅蘭臉瞬間變色,心中亦是大驚。

將頭扭向台階此時已回到幻身邊的無,羅蘭不敢置信的想:難道她的目標從頭到尾都是粉紅他們嗎!?

「粉紅!」只能出聲示警的羅蘭來不及說原因就看到月牙刃朝他們襲去,聽聞羅蘭叫聲的粉紅下意識的回首,接著在發現帶有渾沌之力的月牙刃近在眼前後,當下一驚,身體瞬間往後仰,驚險的躲開那道攻擊。

「紅詩、施分!」頭朝地來不及將身子扳正的粉紅大喊其他兩名同伴,接著以倒立形式以手撐地,用馬靴的高根狠狠往喪屍龍的眼睛刺去後,最後才華麗的翻身落地。

在落地的下一秒,粉紅馬上轉首觀望紅詩及施分。

紅詩狼狽的撲倒在地,顯然是急忙之下驚險躲過,而和她對峙的喪屍龍則被她以黑暗鎖鏈困在原地;至於施分則好整以暇佇立於被腰斬的喪屍龍旁,由此可見他早在粉紅提醒之前就注意到月牙刃偏離軌道了。


輕吁了一口氣後,羅蘭雙眼頓時鎖定在無的身上,充滿黑焰的瞳盈滿了憤怒。

若不是粉紅他們閃得快,被腰斬的就不只是喪屍龍了!思忖完後,羅蘭瞬間張開龍翅轉變為死亡君主,以彪風之姿向無的所在之處飛去,將黑暗屬性注入絕噬之內,然後──使勁一揮!

一顆宛如星球般的壓縮巨球瞬間由小變大,舉凡被它輕觸或接近的地方皆採幻滅形式遭其吸收,在來到無的面前那顆壓縮球已有她的一倍大,面對這彷彿吞盡一切的黑暗,無顯得毫不畏懼,甚至還揚起興奮的笑容。

大笑伸出手,無的面前頓時出現一面黑暗屏幕,和壓縮球劇烈的摩擦著。

刺耳的摩擦聲如鬼魂高泣般回響於此,正當眼前的壓縮球急速縮小,顯然力量急速流逝時,無也跟著揚起一抹自大笑容朝羅蘭看去,打算告訴他的攻擊對她來說……毫無作用!


然而,才掛上的笑容卻瞬間僵在嘴邊,另一旁的幻看到無的表情不對勁,順勢望去後也同樣驚訝愣住。

羅蘭飛在半空中雙手舉起,一顆比剛才還大的壓縮球浮在上空;而下方,格里西亞等十一人閉起雙眼,在他們十一人排列出來的陣前,有一道巨大箭矢正散發著耀眼光芒。

而他們瞄準的地方不是幻也不是無,是被困住的雙神!

「盡耍些小聰明!」回過神的幻將笑容斂下,雙手一揮就要出手打散正凝聚力量的羅蘭等人,但手才剛要揮下,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菲妮堤亞卻讓他不得不轉移攻擊方向,和菲妮堤亞橫掃過來的高階炎燄咒正面擊上。

該死!火光照耀在幻此時陰晴不定的臉上更顯扭曲,幻沒想到羅蘭看似因憤怒而起的攻擊居然不是為了殺無,而是用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製造足以打破封印的攻擊!

伴隨轟然巨響,一道綺麗五彩光芒瞬間佈滿了這座廣場,封印水晶碎裂的聲音輕脆響起,不似幻在聽到的那一瞬間遂及沉下臉色,菲妮堤亞揚起的是充滿滿意的笑容。

阻止幻後,菲妮堤亞毫不戀戰的和幻拉開距離,看向似乎也不打算追上來的幻,菲妮堤亞難得在冷酷的神格之下展露笑顏「雷亞席斯挑中的孩子果然不容小覷,我想我明白他這麼看重他們的原因了。」

冷著臉睇向回到羅蘭等人身邊的菲妮堤亞、擺出氣憤神情的艾瑞絲以及彷彿無時無刻都從容不迫的雷亞席斯,幻緩緩的揚起了笑。

「罷了,算你們小贏一局好了。」語調輕柔的不可思議,如果不是看到他眼中的光芒充滿憤怒只怕會認為幻其實是名良善的神「只不過事情可不能如你們所願一路順遂下去,看看那裡,你們知道那是什麼嗎?」

順著幻手指的方向看,那裡有一個散發黑氣的黑洞,從那個洞裡,羅蘭等人感覺到了不祥的氣息。

望著羅蘭等人略顯不安的模樣,幻好輕好輕的道:「這個洞是什麼你們應該不陌生吧?」就在他微頓片刻準備續道時,有一隻不死生物出現在洞中接著一閃而逝「它不是只有傳送的功能,同時還兼具了製造,至於製造什麼就不用我解釋了吧。」

語落,羅蘭等人的臉色一致慘白,似乎聽懂了幻隱藏在言語之下的殺機。

正當羅蘭和格里西亞互覷一眼,咬緊牙關準備盡可能速戰速決以減少被不死生物殘殺的人數時,喬葛一貫的嘲弄嗓音突兀的響起。

「你的意思難道是不死生物在外面肆虐嗎?」接收到幻狠辣的得意目光,喬葛毫不退縮的續道:「你以為外面都是死人不會做反抗嗎?早料到你說的正大光明都是胡扯,我已捎信通知老頭,要他聯絡那群冒險者朋友及告知各個王室了!」

不等先驚後怒的幻無及反應不過來的羅蘭等人回過神,伊希嵐接著喬葛的話續道:「我們幾個在出發前早就請家人一定要做好防備,甚至通知了三大神殿在各處的據點,請他們派出人馬準備迎擊。」

「我怎麼都不知道?」望著喃喃自語的格里西亞,羅蘭不知該哭還該笑,他都不知道格里西亞怎麼可能知道?

但話又說回來,他不知道是正常的,格里西亞不知道還比較奇怪吧……想到這羅蘭覺得有些哀戚。

他這個主角當得還真不稱職。

「哼,這叫未雨綢繆,這下對我們另眼相看了吧格里西亞。」斜晲格里西亞,喬葛趾高氣昂的說著。

翻了個白眼,就算原先想稱讚,這下格里西亞也懶得理喬葛了。

正當雷亞席斯微笑,準備開口稱讚並且正式感謝羅蘭等人時,伴隨怒極反笑的大笑聲,一道不容小覷的紫光由幻身邊蔓延開來,不是倍感威脅的壓力也不是什麼恐怖到令人發顫的氛圍,而是……神聖到忍不住想跪下膜拜的震懾力。

「紫靈石果然是被幻無偷走的。」不受光芒阻擋,清楚看到此時發生在幻身上變化的景象,雷亞席斯不改從容,只是原先平坦的眉間微微皺起。

瞥了一眼雷亞席斯,菲妮堤亞帶著若有所思的目光重新回到了羅蘭等人身上。

「不是吧!」臉色乍變,所有人一改適才稍稍得勢的優越感,此時面露不妙,而身為十二人中最瞭解紫靈石的艾維斯更是帶點絕望的低喃:「糟了……」

『紫靈石為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寶物,據說只要施以神力的話,紫靈石會和其主相互呼應,到達所為的不滅真身。』

眾人腦海中頓時出現當時維瓦爾在說明紫靈石功能的嚴肅神色。
也就是說,原先已經很難纏的對手這下變成打不死的了?!

似乎覺得對羅蘭等人的刺激還不夠,無對著幻輕輕一笑後,撥開散落在眼前的髮絲,嗓音甜美泥濃的說:「我決定了,外面那群人留著也沒用,反正等人界變成我們的,所有的人也成了活死人,此時是活是死根本沒差。」

裂嘴大笑,無彷彿知道眼前的人即將為此流滿鮮血感到異常興奮,她張狂的笑著,舉起手,位於三大神殿攻打的道路上分別出現了一扇人骨大門,沉重的開門聲迴蕩在頓時安靜的空間裡,格里西亞等人的心彷彿沉到冰谷底,互視一眼紛紛退回光牆前面,見到的便是從那猶如地獄之門裡走出的──

宛如地獄歸來的大批不死軍團。


而尼奧等人則血色盡退的望著整齊一致,數量成千上萬,不管騎馬、拿弓抑或是翱翔在天空的不死生物,幾近絕望的想。
他們真的有勝算嗎?

下一刻,大地劇烈震動起來,雙方正面交鋒,然後,像是覺得他們不夠慘般,遠方一片黑壓壓的不死生物同時亦往正在交戰的人馬前來……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