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十八章.上(含印量調查)

 【第十八章.上】誅神試煉之各自賭上的信念  
 
 
不願面對現實而灰心喪志 也曾有過這樣的日子
我不會再迷惘 不會再後悔 與你相遇是我的命運
我之所以就是我的意義 之所以存在的意義 教會我這些事情的 永遠是你們
 
 
持著太陽神劍的手微微顫抖起來,不是害怕自己喪命,而是害怕見到兄弟們在這場大屠殺後所遺留下來的蒼白身軀以及被突圍後,大陸染上的詛咒豔紅。
 
抖動的手被一隻有力的手用力握住,清澈的藍眸對上尼奧堅定不屈的藍眸,雅洛斯原先惶恐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謝謝你,尼奧大哥。」被尼奧用拳頭糾正了上百遍後,雅洛斯總算放棄以曾曾曾曾曾曾祖父來稱呼尼奧,凝視那對蔚藍,雅洛斯閃過決心的瞳也望向那片不死軍團,以著中氣十足的嗓音道:「只要我還站著,我就不會允許不死生物在我面前恣意妄為傷害我的同伴,以太陽騎士之名起誓!」
 
「以光明神之美名,守護十二聖騎士榮耀!」原先不安的氣氛隨著雅洛斯的話一掃而空,特德爾和喬瑟相視一眼,開始調派人手將傷患往後抬,然後由另一批人馬補上。
 
深呼吸接著用力吐出後,雅洛斯重拾冷靜,舉起注入聖光與鬥氣而顯得光芒萬丈的太陽神劍,雅洛斯將劍往前筆直一指,站在所有人馬最前頭,對著已差十步遠就來到面前的不死生物大吼:「誓死悍衛光榮!」
 
「彰顯光明之美!」接下雅洛斯的話,包含尼奧等十二聖騎士皆在下一秒舉劍投入戰場,隨著利劍的閃耀,一片腥紅與光闇交織的風景伴隨漫天風沙,很快蔓延開來。
 
分成光與闇的兩派人馬,很快的融為一體。
 
 
「尼奧哥…雅洛斯……」貼緊光牆,格里西亞恨不得此時也能隨他們一起面對那批永無止盡的不死軍團,無奈身後的傢伙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望著純白的衣裳在鬥氣的焚風與廝殺聲下漸漸染上醒目的紅,羅蘭的心也同樣揪緊。
 
一名、兩名、三名…再也數不清的人隨著時間拉距,不斷倒下。
 
須臾間,一道劃破空氣流動的光刃朝眾人襲來,在來不及閃避,面露些微錯愕後,羅蘭帶點侷促地舉起絕噬以更強大的力量將光刃反噬。
 
接著,原本還關注外頭的格里西亞等人再次聚精會神面對眼前的強敵。
 
「都自顧不暇了還有時間管外頭的人嗎?」揚起嬌豔的笑,無興奮的舔了下鮮紅的唇後,長髮飛揚,一個閃身就來到了格里西亞等人面前「吶,很快就讓你們去陪他們了!」語畢,黑暗的漩流形成數個小龍捲風,以高速旋轉的方式朝格里西亞及雷瑟飛去。
 
無似乎知道率領所有人的就是格里西亞及雷瑟,打著先將他們解決的心態,不讓眾人有反應的機會就先發制人。
 
而雷瑟和格里西亞自然不可能乖乖被打。
 
和雷瑟背靠著背,格里西亞一邊召喚神聖淨化術,一邊讓充沛的聖光包圍住雷瑟及自己,而雷瑟則不斷用熾熱的鬥氣化為劍刃朝不斷向他們逼近的龍捲風砍去,設法削減其威力。
 
望著被龍捲風包圍的格里西亞及雷瑟,羅蘭知道他們此刻沒有餘力去救格里西亞他們,如今也只能信任他們的實力,絕不會被這區區的龍捲風打敗。
 
與將目光投射過來的伊希嵐輕頷了下首,羅蘭和伊希嵐連同其他十二聖騎士朝無攻去,而粉紅等人也在原地吟唱起大型魔法。
 
幻此時有紫靈石保護,他們無法輕易毀滅,如今他們只能先解決沒有任何保護的無,以便削弱幻的戰力以及解除外頭不斷湧現的不死生物軍團。
 
 
但是下一秒,璀璨的金光伴隨濃厚的殺氣向羅蘭迎來,原本朝無的攻擊只能在頃刻間改離軌道,擋下那顆足以將他焚燒殆盡的聖光球。
 
接著砰一聲轟然巨響,一道紫雷閃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正中粉紅等人中央,強迫他們停止大型魔法的吟唱。
 
握緊手中的絕噬,羅蘭戒備盯著眼前煙霧散去,姿態從容的幻……笑望著自己。
 
「羅蘭!」被無以暗盾擋下了劍勢後,伊希嵐身軀輕盈的往後一躍,訝異又擔憂的發現獨獨被分隔開來的羅蘭。
 
他們除了想解決格里西亞及雷瑟,羅蘭也是先解決的目標之一嗎?!
「我說過了,自顧不暇還管別人啊!」話落,充滿黑暗屬性的長鞭往伊希嵐所在之處落下,而伊希嵐則被維瓦爾以鎖鏈鏈住身體往後一拉才躲過了那招致命攻擊。
 
鋒利的碎石也被喬葛以大地守護盾及時擋下。
 
「我沒事!」歪頭閃過迎面丟來的聖光球,接著快速趴下躲過從頭射過的光波,羅蘭以手護頭在地上翻滾數圈避開不斷從空落下的光矢後,才有餘力朝伊希嵐喊道。
 
只是,那一連串幾乎令人喘不過氣的攻勢,也讓羅蘭身上微微掛了彩。
 
正當羅蘭雙眼一閉接著快速睜開,爆發出濃烈的黑暗屬性以破風之姿提槍往幻攻去時,突然間,高速的風壓頓時消散,格里西亞和雷瑟的身影完好如初出現在眾人眼前,雖然樣貌有些狼狽,但基本上傷口都無傷大雅。
 
輕吁出一口氣,羅蘭收回飄離的心思,目光炯神的鎖定住幻,身形一閃,原先朝幻飛去的身影頓時消失在半途中。
 
「黑暗遁形嗎?」有趣的微揚薄唇然後嗤笑一聲,幻伸手一撥,圍繞在他身邊用來遮蔽視覺的幻術頓時瓦解,雖是如此羅蘭仍是毫不慌亂的勾起『成功了』的笑容,在幻的數步之遠舉起絕噬用力往下一劃,不知何時佈滿上空的數把暗矢像傾盆大雨般落下!
 
金屬與落地的摩擦墜地聲響不絕於耳,羅蘭不因為得了勢就鬆懈,反而揮手召喚死者亡靈以咒殺之術往黑幕中不斷丟去。
 
另一邊,從龍捲風包圍網突破的格里西亞及雷瑟也在下一秒加入戰局。
 
面對不斷使用黑暗屬性攻擊的無,格里西亞皆以聖光破解,但相對的,使用聖光屬性攻擊的他們也同樣無法傷到無一根寒毛。
 
「完全倒過來了啦!」閃避不斷落下的落雷,粉紅、紅詩及施分無暇顧慮戰局,只能隱約看到他們正和相剋屬性的神戰鬥。
 
無法吟唱大型魔法,甚至不知從何落下的落雷也讓他們無從躲避陷入窘境,如今他們只能專注眼前的事,無暇顧到羅蘭等人。
 
即便知道他們身處險境。
 
 
而看不下去的艾瑞絲則在出手前就被雷亞席斯以眼神制止,原先清澈的藍不知何時變得深邃,被阻止的艾瑞絲猜不透雷亞席斯的想法,只能以眼神詢問菲妮堤亞。
 
輕輕搖首,菲妮堤亞道:「現在不是我們插手的時候……雷亞席斯要我們保留力量。」
 
「可是……!」反駁的語氣嘎然乍止,艾瑞絲想起自己的狀態。
 
強迫以實體樣貌現身於人界,再加上曾被封印於水晶棺,她和雷亞席斯的力量已經被削減了好一大半。
 
若現在插手……只怕真正需要的時候他們會無能為力。
 
但是…什麼時候才是能夠插手的時候?
 
既擔憂又困惑的目光看向菲妮堤亞,艾瑞絲得到了後者歉然的搖首。
 
她不知道,雷亞席斯的心思一向深不可測,就連相處千年的她有時也搞不清楚,就像此時一樣。
 
 
而光牆之外,艾依克凡難得沒再拔劍衝鋒殺敵,而是乖乖留守於後方做支援以及治療的工作,只是隨著我方人馬見血的次數愈見頻繁,他的呼吸也愈來愈喘重。
 
「該死!」揮出圓弧狀的劍舞,雅洛斯以一擊逼退了近身的不死生物,怎奈下一秒,源源不絕的不死生物馬上遞補而上。
 
望著兄弟們愈來愈疲累的蒼白臉孔,雅洛斯握緊雙手,將太陽神劍舉起在上方用力轉圈形成一個高速旋轉的劍刃球後,用力一揮,不只球行逕之處的不死生物全數被滅,以雅洛斯為中央往外擴散數尺的不死生物也全數化為灰燼!
 
單膝無力跪地,雅洛斯將太陽神劍插入在地借以支撐無力的身體,然後,紊亂的氣息不斷從嘴中傳出。
 
「你太亂來了!」因為雅洛斯使出大絕將大範圍的不死生物全數殲滅,尼奧這時才有餘力前來斥責「我不是說這招除非必要,不然絕對不能使用嗎!」
 
「現在……難道不是必要嗎?」環視著頹然坐地,顯然偷得片刻喘息機會的眾人,雅洛斯揚起慘白的笑容,試著用安撫的口吻道:「我休息一下就好,牠們再圍上來還有幾十秒…夠了……」
 
「夠你的頭!」將雅洛斯按壓在地,尼奧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給我好好休息,下一波,我會擋下。」
 
睜著自信的雙瞳,尼奧道:「等體力『完全』恢復後再來幫我!」語畢,拔起插在地上的太陽神劍,尼奧擺出雙劍流的姿勢。
 
奇特的是,下一秒太陽神劍竟然和尼奧相互呼應。
 
先是驚訝接著了然一笑,尼奧對著即將到來的下一波不死生物大吼道:「有種就來吧!」
 
只是下一瞬間,時間彷彿定格了,那一刻,大批的不死生物在尼奧等人面前不斷竄出。
 
灰白的膚色、腐敗的身軀、令人不適的濃烈黑暗屬性,一再說明眼前這批不死生物非比一般,除了身上散發的屬性過於濃烈之外,他們身上竟穿有統一的戰袍。
 
「靠!」舉劍就要砍下,卻在揮下劍的半途中被解決完守衛的伊路給阻擋下來。
 
「等等,他們不是敵人。」望著挑眉凝視自己的尼奧,伊路恭敬的對尼奧彎個身後才回首指著那群不死生物身上的徽記「他們是羅蘭吾主的不死軍團,看來是感應到吾主的危險前來幫忙的。」
 
隨著伊路的話落下,那名站在尼奧正前方,身穿白銀鎧甲的葬魂騎士便微微對尼奧頷首,接著才對伊路道:「吾主可安好?」隨手一揮,原本憑空冒出,毫無動靜的不死生物瞬間化為最凶殘的生物和前來的不死生物廝殺開來。
 
「情況我們不得探知,但感應沒斷應該暫無大礙。」鬆了口氣,伊路又道:「弒魂,你們是感應到吾主的危險所以才…?」
 
「不,是冥大人要我們全數出動的。」抽出背後的兩把黑暗寶劍,弒魂冷冷的道:「傷害吾主的傢伙,我們一個也不饒恕。」言訖,弒魂嘶吼一聲,一道暗翼出現在他背後,接著他消失在原地,轉眼之間竟已在敵營之中斬殺敵人。
 
瞬間,情勢逆轉,黑與闇正面交鋒。
 
「原來是冥大人。」沉思了下後,伊路和爾亞及珊珊互瞅一眼,讓珊珊留下為雅洛斯等人解惑,而爾亞則跟著自己代替羅蘭率領歸屬於羅蘭麾下的軍團。
 
「大家趁現在休息一下吧!吾主的軍團少說也有上萬名,再加上領隊的還是媲美死亡領主的強大不死生物,幻無的不死生物要突破沒那麼簡單。」協助聖騎士將傷患抬置後方給祭司治療,珊珊一面動作一面對著眾人道。
 
愣愣頷首,雅洛斯沒想到情況可以突然穩定下來,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倒是見過大風大浪,又是人稱史上最強太陽騎士的尼奧略為思索一會後,毅然決然提劍前往殺敵。
 
「老子可不是什麼娃兒要人照顧,幫我治療一下傷口我就要上了!」前面那句是對微皺眉頭的珊珊講,後頭那句則是對艾依克凡及裴葉道。
 
只見他們雙雙回神,不敢反抗的向前治療後,尼奧一待聖光消失便以萬夫莫敵的氣勢躍入戰場。
 
微嘆口氣,珊珊知道尼奧不是什麼需要別人保護以及看著別人殺敵自己卻什麼都不做的人,無奈之餘,珊珊也只好用意念告訴爾亞要他們多多關照尼奧了。
 
不死生物不怕死,尤其是效忠羅蘭的牠們更是以為羅蘭奉獻生命為傲,若為保護羅蘭重視的人而死,想必對牠們來說也是一種榮耀。
 
更何況百年下來,體內流著的肅殺因子早已蠢蠢欲動。
 
 
接到伊路的意念告知,羅蘭知道外面的情況已經受到控制,原因在於自家不死軍團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出動了。
 
這就是所謂的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嗎?告訴伊路自己知道後,羅蘭既感慨又感謝的想著。
 
「早知道你有這麼多『人手』就不用擔心了。」不再酸溜溜的口吻此時只剩訝然與慶幸,喬葛看著光牆外伊路與爾亞指揮的不死大軍。
 
呈現壓倒性的局勢。
 
面容已回不到原先的從容,幻此時的笑容趨近於崩壞與危險:「果該早點把你解決掉,竟然如此麻煩甚至難纏。」
 
從幻嘴裡得到難纏兩字,羅蘭的心中有所不出的微妙感。
 
略為鬆了一口氣,菲妮堤亞再次觀望了眼外頭的情勢後,才用只有自己與雷亞席斯聽得到的嗓音道:「你早就知道,所以才選擇羅蘭的,是嗎?」一切,都在雷亞席斯的算計中!
 
「我不懂妳的意思,菲妮堤亞。」偏首微微一笑,雷亞席斯的笑容仍是那麼完美,卻讓菲妮堤亞感受不到溫暖,甚至打從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雷亞席斯什麼時候已不如記憶那般了?
 
「幻,我受不了了,沒用的傢伙接踵而來,明明只是小小得勢卻膽敢在我面前擺出如此驕傲的模樣,我的自尊不允許他們如此踐踏!」邪佞趨近於崩壞的笑容再也無法用精緻的面容掩飾,無的黑髮此時宛如附有生命般為之起舞,身邊也發出了令人膽寒的紫黑氣息。
 
「隨便妳。」話雖這麼說,但幻的雙眸也寫了被激怒的不滿與鄙晲,雙手向外伸展畫出一個光圈後,一道光束射向天際,上千……不,上萬道光之箭矢穿過厚重的雲層,全數瞄準羅蘭。
 
倒抽一口氣,格里西亞拔腿就要向前幫忙羅蘭,但在下一秒,一道黑色利鞭宛如毒蛇般在她眼前落下,若不是她避的快只怕會跟眼前的地面一樣,瞬間碎裂。
 
咬唇轉向在他們與羅蘭之間留下鴻溝的無,格里西亞握緊雙拳壓低嗓音道:「妳這傢伙……」
 
「神翼術、聖光護體!」
 
一道強烈的金色光圈瞬間以格里西亞為中央籠罩眾人,在光芒未退,視線受到干擾的情況下,無只能用手遮擋光線,憑著自身的敏銳度警剔格里西亞等人的行動。
 
下一瞬間,她感覺到了攻擊,從四面八方襲來的攻擊!
 
光芒盡退,無被雷瑟等人以附加聖光的攻擊包圍。
 
無睱觀望格里西亞等人狀況的羅蘭只能一邊閃躲那些不斷襲來的箭矢,一邊用豎耳聽著斜後方傳來的叫罵聲。
 
攻擊粉紅他們的落雷沒有停止,雖然幻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羅蘭的身上而不再將力量投注於落雷上,比剛剛的局勢稍微好一點,但被羅蘭躲過的攻擊卻也雪上加霜的落入他們所在之處。
 
於是,他們比剛剛躲的更加侷促、狼狽,粉紅甚至在紅詩與施分眼底見到了不耐:他們就一直被困在這就好了啊!
 
委實不解菲妮堤亞帶他們進來的原因。
 
 
聽到後方彼此彼落的咒罵聲以及感受到一旁的聲光效果,羅蘭緊繃的心稍稍平靜下來。
 
格里西亞他們應該沒問題,現在必須專注於眼前的敵人。
 
幻的攻擊和冥的某招大絕有異曲同工之處,雖然看似大範圍攻擊無法立即閃避,但其實有些只是虛招,也就是可以用攻擊抵消。
 
羅蘭回憶當時冥訓練自己的情景,一邊將自己的心神放空,感受虛招與實招間的波動差別。
 
姿態從容的閃避被擊中就會重傷的攻擊,行雲流水的打散參雜在實體攻擊裡的虛招,羅蘭在幻宛如天羅地網的攻勢下,到目前為止都未曾受傷。
 
有些驚訝羅蘭的閃避行為,幻訝異羅蘭竟然能輕易破解自己的招式。
 
正常的敵人在面對他這招通常都會呈現兩種極端狀態,一種是通通都閃,最後精疲力盡而死;另一種則是什麼都擋,最後死在自不量力下,像羅蘭這種一開始就將招式視破,千年下來還沒遇上一個!
 
果然是個威脅。沉下臉色,幻陰鬱的眸寫滿了狠毒。
 
殊不知,羅蘭會視破得歸功於冥。
 
 
相反羅蘭游刃有餘的模樣,格里西亞在第一招先發制人被無破解後,全體就陷入苦戰。
 
畢竟仍是人類身軀,聖光不可能和神媲美,因此在抵消無的攻擊上他們費了許多功夫,甚至面對近身攻擊他們也不能完全躲過,因為無的速度很快,比以速度著稱的希歐還快!
 
分神瞥了一眼幻和羅蘭那邊的戰況,無斜晲了眼雷瑟和伊希嵐的聯手攻擊,無趣的將他們以魔法震退。
 
伸手接下艾爾梅瑞射來的箭矢,無輕鬆將其折斷後,雙手合掌勾出一長串雷鏈,接著瞬移到了他們之中,將雷鏈以自身為中央向外轟出!
 
反應不過來正準備攻擊的維瓦爾、艾維斯、奇克斯、帝摩斯及萊卡當場被雷擊中甚至麻痺,擋掉或躲掉的喬葛、艾爾梅瑞、希歐、雷瑟、伊希嵐及格里西亞雖然免於被雷擊中的麻痺感,但卻躲不及隨後綑綁過來的黑色藤蔓。
 
仔細一看,站在中央的無不知何時竟將頭髮伸長插入地底,接著在窺探到格里西亞等人的行逕後將埋藏於地下的頭髮從其背面竄出,瞬間將他們制伏。
 
「結束了呢。」愉悅的輕笑著,無一面把玩胸前的黑絲,一面將媚眼抬起打量著被髮絲綁住帶離地面的所有人,宛如毒舌鎖定獵物後,低啞的細語傳微勾的紅唇傳出「先殺誰好呢?我啊…最缺乏的就是耐性了。」
 
笑睇不斷掙扎的眾人,無來到了格里西亞的面前後,從胸前的暗袋裡抽出一把散發黑暗屬性的倒勾短刺「就從妳開始好了,將妳殺掉然後看著他們崩潰的面容,光想就讓我渾身感到……顫悚不已。」語畢,嗜血的舔了下唇,無舉起瞬間發出墮落光芒的短刺朝格里西亞的臉刺去!
 
見到無的動作,雷瑟等人再也壓抑不住驚慌大吼:「格里西亞!」
 
而羅蘭也因這聲大吼停下了所有動作,不理會追在後頭的光箭,瞬間起跑。
 
「住手!」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