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十八章.下

 【第十八章.下】誅神試煉之各自賭上的信念   


不願面對現實而灰心喪志 也曾有過這樣的日子
我不會再迷惘 不會再後悔 與你相遇是我的命運
我之所以就是我的意義 之所以存在的意義 教會我這些事情的 永遠是你們



隨著羅蘭的吼聲落下,一道響雷從天而降,不只摧毀追在羅蘭身後的攻擊,也逼得幻不得不往後徹離,躲避緊接在後的黑殞術;而無刺殺的動作也用力一僵,接著眼前出前一抹人影,還來不及細看就被對方狠狠以一巴掌甩飛。

抹去頰邊的血,無才剛從地上掙扎爬起,下一刻,她用來困住雷瑟等人行動的藤蔓便被突地冒出的人以從地往上竄起的暗柱全數消毀。

「幻無,我警告過你不准對蘭和他的朋友動手的。」接住從半空中落下的格里西亞,憑空冒出的男子──冥,先是狠瞪一眼面露訝然的幻與無,接著才關心的揚起笑容,望向同樣吃驚的格里西亞。

「沒事吧?」見格里西亞微張著嘴,沒有大礙的搖了搖頭後,冥才彎身將格里西亞放下。

「冥,你……?」因為冥的出現,所有人,包括幻都收回了攻勢,全體一致看向不知為何而來的冥。

安撫的溫瞳先是望向羅蘭要他安心看下去後,冥才收回柔和的笑容改揚起狠戾的笑「幻無,你說呢?」

「冥…你是回來加入我的嗎?」走至無的身邊和冥面對面,幻彷入無人之境般雙眼含笑的望著冥,似乎沒見到冥眼中的怒火。

張開龍翅飛到格里西亞等人身邊,羅蘭表情帶點凝重。

回來加入…是什麼意思?

由於幻將攻擊全數收回使得雷沒再落下,粉紅等人也因此得到了鬆口氣的機會。
跑到羅蘭身邊,粉紅等人跟著觀望眼前的局勢。

相對幻露出的是真心誠意的笑容,冥此刻的笑容虛假無比「正好相反,我是來殺了你的。」

語畢,冥的左手喚出了一把和絕噬相仿的長劍,下一秒毫不留情砍向幻詫異的面孔。

原本暫熄的戰火,再次點燃!


「冥,幻無身上有紫靈石,普通攻擊無法傷到他!」一見到冥出現就重拾從容的雷亞席斯,對著冥大聲喊道。

然而,面對雷亞席斯善意提醒的冥卻毫不領情大吼:「閉嘴雷亞席斯,你也一樣不聽我的忠告硬是將蘭他們捲進這啟事件裡,等解決完幻無下一個就是你了,你給我洗好脖子等著吧!」

華麗的劍法一招接著一招,面對不願回手的幻,冥的下手狠絕無情。一個下腰斬,一條翔龍竄向天際,連帶將幻也掃向半空。

「冥到底是……」雖是幻捨不得動手才讓冥一招接著一招打在他的身上,但隨著幻身上的傷口愈來愈多,他們也終於發現不對勁之處了。

幻不是不滅真身嗎?為何在冥的攻擊下卻還是受傷了?

「你們也太遲鈍了吧?」瞥了一眼仍在狀況外的羅蘭,艾瑞絲好心的飛到了羅蘭等人的身前指了指自己的雙眼「看我的眼睛再看看冥的眼睛。」

順著艾瑞絲手指的方向看去,羅蘭見到了一對紅綠雙色瞳,然後再看向冥閃耀著詭譎光芒的紅紫雙瞳,他們似乎明白了什麼……

「冥是……」

「神?」接下羅蘭的話,格里西亞難掩驚訝的輕喊。

所以先前陪著羅蘭,甚至鼓勵羅蘭的冥是神?! 

「是的,不過是過去式。」眨了眨溫潤的瞳,被冥嗆洗乾淨脖子等他的雷亞席斯完全沒有被冒犯的惱怒,反而還好心情的揚起優雅笑容道:「他曾為冥界之主──冥修.絕,天界的神都稱他為『嗜血冥王』,是最驍勇善戰的神,只不過……現在的他是墮落神明,捨棄慈悲一面的神祇,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他不受諸神條約束縛,他──有能力打敗幻無。」

「若要說神界誰最不能招惹,冥王和雷亞席斯絕對名列前茅!沒有神有膽挑戰嗜戰不怕死的冥及城府極深,陰死人不償命的雷亞席斯。」偷偷地瞥了眼雷亞席斯,見其沒表現出不悅後,艾瑞絲才鬆了一口氣。


聽完雷亞席斯的解釋與艾瑞絲的補充,羅蘭複雜的看向已和無融合的幻及騎上帕奇戰鬥的冥。

冥…真的是神。


「請別怪大王。」在羅蘭身旁現身,卓施淡然無笑的望了眼雷亞席斯後才揚起可愛的笑容對著羅蘭道:「大王並非故意隱瞞這件事,只是找不到適當的時機向您吐實。」

「我沒有怪冥,只是…有點無法吸收這項訊息。」

眼見說服無效,冥的攻擊愈來愈凌厲,幻無也不得不嚴正以待,隨著兩個神格融合,幻無也召出一隻飛蛇,和冥在半空中對峙了起來。

紫光與金光不斷閃爍於天際,滿地的沙石與石礫因為受到神之力影響而飄浮,空氣中的流動跟著急促混濁起來,更令人恐懼不安的,是隨著神力相撞後所引發的強烈衝擊!

大地為之撼動,狂風為之呼囂,若不是雷亞席斯冒著被諸神條約懲罰的覺悟替眾人佈下結界,只怕他們會像結界以外的地方,化為煙灰點點!

神與神之間的戰鬥不是一般人可以介入的。


帕奇和冥分開行動後,便向天咆哮,倏地化為比原先體型還要大的狼型。伸出利爪嘴吐地獄烈焰,帕奇張著血盆大口一口咬住飛蛇的身體,接著──狠狠撕裂。

隨刺耳尖嘯聲伴隨而來的是一陣惡臭與酸液,帕奇在將蛇咬殺後便踏火遠離數尺,雖然體積龐大,敏捷度卻絲毫不減。

因為神騎被消滅而遭到反噬的幻無揪住胸口,粗重用力喘息試著將劇烈疼痛平息後,幻無才睜著愈來愈無情的瞳對著冥道:「你是認真的?我並不想跟你打,冥。」

「可是我要你死!」揮手讓眼前的暗球爆裂,冥控制它們以折射狀的形式襲向還因反噬痛苦的幻無。

面對直射至眼前的闇紫光束,幻無雙瞳驟張,大片的金色光暈以圓弧方式向外擴張,而冥不躲也不退,直接進入熾熱的領域承受幻無帶來的攻擊。

自信好戰的光采浮現在冥的臉上,不管敵人多麼令他討厭,只要是勢軍力敵的戰鬥一向令他熱血沸騰!

將劍持於身前向前飛刺,冥朝羅蘭看去,彷彿心有靈犀的,羅蘭看懂冥眼底的意思。

召喚出絕噬,羅蘭用力朝冥的方向射去。

像是受到導引般,絕噬飛向冥的速度愈來愈快,途中槍身也產生了華麗變化。

佈滿槍身的騰紋比羅蘭見過的都要瑰麗數倍,發出的光芒墮落卻也吸引人,在來到冥的手上之前,絕噬已化為一把前為死神鐮刀,後為鉤刃的雙弒武器。

將手中的劍向幻無投擲,冥接下絕噬後,姿態颯爽且自信的在原地舞弄起來。

一個迴身,原先向他襲來的聖光皆被他劈斬開來,完全傷不到他半分。

而稍早擲出的劍則被幻無急促閃避。

「……」抹去手臂上被劍劃傷的血跡,幻無雖然覺得冥的實力不如從前,但還是感到相當難纏,睇著冥及飛回至他身邊的帕奇,幻無找尋令冥無法再鬥的方法。

他不想殺他。

「嘖!」望著幻無雖是狼狽卻無大傷的面向自己,冥為對方沒受到重創感到不滿,心中的焦慮也更深。

而在結界內觀望戰局的羅蘭也察覺到冥自信笑容之下,隱藏的不安。

冥為何不安?

「蘭,出來幫我好嗎?」回首對著羅蘭笑道,冥將擲出的劍撤回身邊後,飛到結界前,將劍遞給羅蘭。

用力頷首,羅蘭向欲出聲挽留的格里西亞回以安撫笑容後,接過浮在面前的寶劍,和絕噬相仿的渾沌之力瞬間充滿體內,羅蘭終於知道這種有別於自身屬性的力量是怎麼一回事了。

是神的力量。

「我要怎麼做?」擺出戰鬥的起手式,羅蘭偏首看向冥。

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但他相信多年來的切磋對練已讓他們熟悉彼此的攻擊模式。

微微一笑,冥飛到羅蘭的身旁傾身,就著他的耳輕輕說著屬於他們的秘密。

再一次頷首,羅蘭以眼神向冥傳遞自己沒問題。

將冥和羅蘭的互動收盡眼底,幻無的雙色瞳寫滿了狠戾與殺戮。

冥…是他的。

殘忍的一笑後,幻無張開雙手,分別點燃了金與闇的火焰,隨著火光愈旺,幻無的面容也愈來愈陰森。

「吾以殺戮之名,召喚名為闇的死靈。」語畢,從闇的火焰中步出了一名類似神將的亡靈,它先是恭敬的朝幻無行以一禮之後,便在胸前比劃繁雜的手印。

「吾以淨化之名,召喚名為金的天靈。」接著,和剛剛的闇一樣,一名身著祭司袍的亡靈從金焰中走出,它將法杖擱在胸前朝幻無行禮之後,便高舉法杖吟唱起不屬於人間的咒語。

「融合殺戮與淨化之美名,吾將兩名神靈化做祭品,祈求歸還一切的虛無!」雙手舉高,點燃在手上的火焰隨之殆盡,而闇及金同時也完成了術法,一個透過手印,一個藉由法杖,紛紛發動了攻擊。

光與暗的攻擊瞬間以螺旋之態融合,化為一道割破氣流的爆破流,以毀天滅地之氣勢將所有一切捲入,接著──朝冥和羅蘭襲去!
「以冥界之王為名,墮落的靈魂回應我的呼喚,阻擋朝吾襲來的不祥之氣。」從容的將羅蘭擋在身後,冥邪魅的紅瞳發出妖豔的血光,倏地眼前的大地裂開,宛如地獄洞口般,不斷有扭曲的死屍與亡靈從內攀爬而出。

朝幻無嘶吼一聲,死屍與亡靈下一秒合為一體,形成一道充滿怨咒的障蔽。

「地之靈、風之恕、火之燄、冰之霜、空之咒,順應吾之要求,化為吾之利刃,突破一切逆天之物!」五芒星頓時出現在冥的腳下,五彩繽紛光柱顯現,五之代表元素的神靈紛紛出現在光柱之中,隨著冥伸手一揮,五隻神靈瞬間和幻無的爆破流相抵,形成一道不停阻抗的衝波!

而剩下的闇束餘波則全被冥喚出的障蔽擋在眼前。

身輕如燕的躍起,冥和羅蘭默契的互視一眼後,由冥到兩道攻擊交界觸將其斬斷,趁著那一秒的空隙,冥嘲羅蘭大喊:「蘭,就是現在!」

以血抹過劍刃,和其相互呼應後,羅蘭以突擊方式躍進冥斬開的夾縫中來到幻無怔愕接著寫滿殺意的面前。

原先用來阻擋攻擊的障蔽隨著羅蘭躍入夾縫間化為鬼魂利刃,避開羅蘭,直射幻無。而當幻無憤怒的一咬牙將攻勢轉到抵擋利刃的同時,羅蘭持著的劍也從他胸前刺入!

刻滿咒殺的紋印從劍身爬向幻無泛血的身軀,發現羅蘭…不,是冥,發現冥想藉這招徹底將自己毀滅,幻無金色的瞳孔一閃,原先合為一體的幻無再次分開。

而遭到羅蘭以劍貫穿的神,變成單一神格的無。

恐懼又憎恨的尖叫響徹雲霄,像指甲劃過物體的尖銳刺耳響音讓眾人的耳朵有一瞬間呈現耳鳴狀態,頭甚至一陣暈眩!

當眾人從那恐怖的叫聲中恢復過來時,外面的歡呼聲頓時如排山倒海襲來!

隨著無的神格幻滅,外面的不死軍團大軍也跟著毀滅,灰白的塵土伴隨風飛向天空,消失在沾滿黑血的黃土沙漫中。

望著不斷變成塵灰的不死生物,不管東路、西路抑或是南路皆傳來了勝利的歡呼,雖然幻還沒死,紫靈石的問題也待解決,但消滅了無就等於阻止了不死大軍,也算是成功了一半了!

覷著光牆外眾人喜極而泣的相擁、羅蘭等人氣勢頓時高漲的眼神、雷亞席斯等神志得意滿的模樣,幻低低的輕笑起來。

「蘭嗎…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怪不得你要幫他們……怪不得啊……」雙瞳緊鎖著羅蘭的樣貌,幻像是崩壞般一個人自言自語又像是發瘋般的吃吃笑著,讓羅蘭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撥開散在眼前的金絲,即使面染鮮血,樣貌些許狼狽,幻仍是不改自信從容,緩緩的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對著冥道:「的確長的很像呢…是蘭玥的替代品嗎,冥?」只不過他的目光卻是緊盯著羅蘭的面容。

蘭玥?聽到不認識的名字,羅蘭下意識的將頭轉向冥。

代替品…我嗎?


身子用力一僵,冥先是錯愕接著憤怒的看向幻。

這該死的傢伙!

感受到羅蘭欲言又止的目光,冥甩了甩頭,將思緒拉回後,對上羅蘭投向自己的目光,緩緩深吸口氣,開口:「蘭玥……是我心愛的女人。」沒想到會在此時此刻說起這件自己不願回想的事情,冥顯得不安與煩躁。

「她是一名守護森林的巫女,尚未簽立諸神條約的時候我來到人界和她相戀了一小段時日,然後…沒有然後了,最後她因為我的關係而死…總之,已經過去了,都過去了…」語無倫次的說著,冥的神情因為想到不堪回首的過往而混亂瘋狂起來,紅與紫的雙瞳也迷惘的望著羅蘭。

「冥……你還好嗎?」不清楚心中的煩悶是這麼一回事,羅蘭放棄了解,將精神專注於冥的身上。

此時的冥像在看他,又像藉著他,在看另一個人。

聽到羅蘭關切的溫潤嗓音,冥身子再次一震,只是原先迷惘的雙瞳開始聚焦,混亂的神色也慢慢收起,最後,勾起苦笑。

「對不起,我想我還好。」將回憶重新壓回心底的最深處,冥先是瞪了眼讓他不得不回憶那啟悲戀的罪魁禍首,接著才將認真將目光移到羅蘭身上「蘭,你和玥兒不一樣,我分得很清楚……」抹了下臉,冥俊美的臉龐此時略顯脆弱與疲憊。

「玥兒和你一樣堅強固執,和你一樣善良溫柔,但她不會鑽牛角尖,不會沉浸於痛苦,不會讓我無時無刻都在掛心……你們是不一樣的。」凝視著羅蘭寫滿詫異的俊容,像是憶起他們相遇時的事情,冥總算再次展露笑顏「蘭,你讓我很操心。」

「我……對不起。」不知該說什麼才好的羅蘭只能喏喏道歉,同時也因冥恢復正常而鬆了口氣。

「該道歉的是我,一開始我真的把你錯認為玥兒轉世,但後來才想起她已沒辦法進入輪迴轉世,更何況脾氣什麼的也相差甚遠。」覺得事情竟然走到這一步不如乾脆全數說開算了的冥續道:「我不奢求你能瞭解,但蘭…不,羅蘭.魔獄,你對我來說真的是特別的存在。」

接著轉身面向幻,冥沉下臉色道:「幻,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但第一,你不該在我面前提起蘭玥,她不是你能提到的人;第二,你別妄想挑撥我和蘭,就算他怨我甚至氣到想殺我也不會挑現在,因為我們現在有共同敵人。」

對上羅蘭的白眼,冥輕笑出聲。

「我並沒有挑撥你們的意思,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而已。」狠毒的光芒一閃而逝,幻張著無辜的金眸來到了冥的身前,一字一句慢慢說:「我只是想告訴你,你心愛的女人,蘭玥,那礙眼的女人是我殺的罷了,而現在……我也要像那時後一樣解決他!」語畢,一把聖光劍出現在他的手上。

錯愕的瞠大雙眸,冥感覺到那一瞬間時間被放慢了。

幻舉起聖光劍朝羅蘭刺去,而他驚慌地向羅蘭跑去,但下一秒,原先作勢要攻擊羅蘭的幻消失在原地,等他回神發現那是幻影時,那把聖光劍已結合了聖光刺穿了他的胸口,接著──用力往上一帶!

夾雜著濃厚黑暗屬性的鮮血噴濺而出,冥聽到了卓施、羅蘭與其好友的大吼聲。

「大王/冥!」

原來,他的目標是我嗎?

黑暗襲來的時候,冥的腦海中閃過了這句話。



再醒來的時候,冥眼前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斷垣殘壁、滿地碎石與打鬥過的痕跡,羅蘭和他的朋友身陷險境,正被幻逼入絕境中,那三隻小巫妖則負傷倒在一旁,顯然是被幻給打傷,而雷亞席斯等神袖手旁觀,卻也難掩不安。

看到這,冥掙扎站起,接著憤怒的對著雷亞席斯咆哮:「雷亞席斯,相信你的人正陷入危機難道你沒看見嗎?為什麼不插手?為什麼不幫他們!」

捂著不斷滲血的傷口站起,冥不顧卓施及帕奇在一旁勸阻執意來到雷亞席斯、菲妮堤亞及艾瑞絲的面前「說話啊,混帳!」

「時機還不到。」不像菲妮堤亞及艾瑞絲被質問到時別開了臉,雷亞席斯神色冷靜卻也暗藏冷酷的道:「我們元神已損,不能冒任何風險。」

「哈,時機,我他媽的管什麼時機,我只看見蘭和他的朋友正面臨危機!」咳出一口黑血,冥紅紫雙瞳此時像是染血般特別豔紅,妖異的光芒夾帶著憤怒瞪視著雷亞席斯「你不是以仁慈為名的光明神嗎?你的仁慈在哪,說啊!」

揮開卓施的攙扶,冥氣憤的再次吐了口黑血後,頹然倒地。

「我的仁慈,是建立在嚴厲之上。」踱步到冥的身前,雷亞席斯搖頭道:「冥,很抱歉現在的我不能插手。」

藉著卓施的攙扶再次站起,冥緩慢坐起倚靠帕奇,絕美的面容此刻只剩諷刺「是啊,你不能插手,因為你不想浪費你的神力,竟然你不願意的話那我來,我來!」

認真的瞳對上卓施哀傷的眸,冥用著堅決的語氣道:「不准攔我,卓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