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5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結局一 (誅神完結之墜落的星殞與遺留的餘輝 )

 【結局一】誅神完結之墜落的星殞與遺留的餘輝   


在那裡我可以做回真正的我  可以做回世界獨一無二的我
雖然言語 總是無法坦率表達
但還是說聲謝謝你 我想我又能笑得更加燦爛



將墜落的冥接住,和其一同跌坐在地後,羅蘭緊張地望著臉白如紙,氣若猶絲的冥。

「騙人的……這不真的,告訴我冥,告訴我你在跟我開玩笑,像以前那樣在對我開玩笑!」無視冥已化為陣陣白光的身軀,羅蘭憤怒的大吼:「你不能這樣任性的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不要這樣,他不要冥為了他而犧牲!

「對不起,蘭。」伸起逐漸化為光點的手,冥輕撫著羅蘭的臉,好抱歉好抱歉的柔聲道:「這次不是開玩笑了…我很抱歉……總要你包容我的任性。」

眨了眨不再充滿邪魅氣質的雙眼,冥此時的瞳只剩遺憾與溫柔。

「這是我的決定,玥兒的仇我一定得報,你明白嗎蘭…,我不做些什麼的話,那根刺永遠卡在心中拔不起也壓不進…如今知道兇手是誰,我說什麼也不能放過……」

勾起前所未見的柔笑,冥含淚道:「所以不是為了你而犧牲,你不要想太多……蘭。」

這孩子總愛鑽牛角尖,也特別多愁善感,若不好好開導他,只怕他會一直活在自責之下……

只是如今,他再也沒有機會了。

「怎麼可能不想!已經夠了……死的人真的夠多了,不要連你都離開,不要!」儘管淚水滑落面頰,模糊了視線,羅蘭仍是努力的將眼睜大,深怕一個眨眼,已被光點包圍的冥就這麼消失在他的懷裡。

從此離開他的生命。

「我真高興能見到你那麼強勢……只是蘭,我真的累了,千年了,我活在自責與悔恨中千年,如今有長眠的機會……我不後悔,能用這殘破的靈魂為你與你的朋友做上最後一件事……我不後悔。」

伸手欲碰觸羅蘭的頰將淚抹掉,卻發現手竟穿透了過去,冥無力的苦笑。

連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到了呢……

「我…」

「噓……」阻止羅蘭開口,冥感覺到意識正一點一滴的流失中,這──是他的結局,不帶走什麼,也不留下什麼的完全消失在這片曾生活過的天地裡。

「蘭,吾賜予你懲戒眾神之力,願你為所愛之人奉獻其命,為所做之事奉獻其力,以冥王──冥修.絕之名起誓給予。」

然後,彷彿最後一絲力量用罄,冥全身閃耀出耀眼奪目的光彩,在撇過首,對上雷亞席斯無波的雙眼,輕道了句令人費解的話後,冥便化為陣陣白點消失在羅蘭的懷中。

「你贏了,雷亞席斯……」

而雷亞席斯在聽到這話,則難得的撤下雍容模樣,別過首,不語。

「沒想到你連冥王都算計進去……」以只有兩人聽得到的嗓音說道,菲妮堤亞的眼中寫滿複雜「你何時變得如此善於心計了?我一直以為你的出發點是為了他們好,但如今……你變了,變得令我陌生。」

「我只是做我真正該做的事,天下蒼生無盡,我不可能只為他們幾個而犧牲上萬個。」原先的冷靜從容在聽完菲妮堤亞的話後重新回到雷亞席斯臉上,微微一頓,他道:「我說過,我的仁慈,是建立在嚴厲之上。」

「即便你曾深深愛過他們,而他們是你最忠誠的信徒。」像是不奢望雷亞席斯回話般,菲妮堤亞在說完這句話後便離開雷亞席斯的身邊,表示談話到此結束。

幽幽的輕嘆,彷彿在替冥哀悼,又像是在替捲入這啟事件的每一名生靈感到惋惜。

而在冥死後,從焚燒地獄掙扎過來的幻錯愕的望著羅蘭跌坐在地上,而腿上只剩冥身上所穿的衣物。

那抹俊美無壽的身影,再也見不到了。

「都是你們,都是你們這群低賤的生物,冥才會死!」怒火無法抑制的高漲,幻二話不說將矛頭指向了羅蘭,伸手一揮,滿滿的聖光箭筆直朝羅蘭所在之處射擊過去,宛如不留其一條生路。

「孩子!」將羅蘭撲離聖光箭的攻擊軌道,粉紅使出全身的力量擋下朝羅蘭射向的餘波。

只是,光是餘波就足以將一名修練二千多年的巫妖震飛數尺,接著使其失去意識。

從哀傷與震驚中恢復過來,羅蘭看向為了保護自己而身受重傷的粉紅,無法壓抑的渾身顫抖起來。

是憤怒,抑是哀傷。

他到底在做什麼?還要讓多少人受傷,多少人犧牲他才能下定決心?! 

然而幻並沒有給羅蘭太多時間思考,下一秒,在幻發現目標毫髮無傷準備發動另一波攻勢時,卓施擋到了羅蘭的面前張開雙手,宛如自爆般的以自身為中心召出了一個巨大的光圈,將他及羅蘭外的人通通隔離開來。

「該死的神役!」被光圈波及接著暫時限制住行動的幻以將近全身的力量朝光圈大吼。

而光圈內,羅蘭怔愣的望著也開始化為光點的卓施。

「卓施…連你也……」顫抖地站起走向卓施,羅蘭抖著嗓,用著哽咽將近破碎的嗓音,不敢置信的道:「都是我…都是我的錯……」

他,究竟害死了多少人?

「羅蘭大人,這並不是您的錯。」可愛的酒窩浮現,卓施來到了羅蘭的面前輕摸著後者的頭「我和大王約好了,他去哪我就去哪,如今他無法兌現當初的承諾,我自然只好繼續追隨他。」

無奈的輕笑,卓施的雙眸有哀傷也有釋懷「對大王來說,死亡或許才是最幸福的,千年下來,大王不曾開懷笑過,但遇到您之後,大王不再哀傷自責,或許是因為您讓他頭痛吧。」

頓了頓,卓施收起因憶起過去時光而展露的笑顏,改揚起真誠的祝福笑容「或許您覺得大王幫助了您,但以我和帕奇來看,是您救贖了大王,所以大王才會對您如此死纏爛,而我們也甘願為您獻上忠誠。」

「羅蘭大人,做您該做的事吧!聽從心裡的聲音,毋須迷惘,我們會支持您的。」伸手按住羅蘭的肩,卓施的身體由腳至身再至頭,開始化為光點,但他像是一無所覺般,泰然自若的笑道:「那段時間能夠服侍您與大王,真的是……」

「太好了呢。」

語畢,光輝一閃,羅蘭的眼前已沒卓施的身影,只剩肩上還殘留著被鼓勵時所施予的重量,而圍住他倆的光圈也隨著卓施離去,緩緩散盡。

閉上眼,將紊亂的心緒整理並設法平靜下來後,羅蘭倏地張開寫滿決心的眼「謝謝你們,冥、帕奇、卓施,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瞥了眼雷亞席斯,得到其同意的頷首後,羅蘭朝格里西亞喊道:「格里西亞,麻煩你們設法拖延幻的行動,我有辦法對付他。」

腦袋因事情太過劇烈轉折遲遲反應不過來的格里西亞,在聽完羅蘭的話反射性頷了下首後,渾沌的腦子才開始思考自己剛剛聽到了什麼。

等等,羅蘭有辦法?

轉首看向羅蘭正準備質問時,卻發現羅蘭早已閉上雙眼,身邊環繞凝聚起大量的黑暗屬性及…他們所不認識的屬性,壓迫性的氣流讓格里西亞不自覺的吞嚥了下唾液。

將到口的問句吞回肚裡,格里西亞和雷瑟相視一眼後決定相信羅蘭,重新替眾人加上神術,而雷瑟等人則再次持劍攻向幻。

只是幻的耐心顯然已被耗盡,他寫滿瘋狂與嗜殺的瞳只稍瞅了雷瑟等人一眼,原先盤旋在天空的烏雲瞬間以圓狀向外擴散,接著,如五雷轟頂般,一道紫藍色巨雷從天而降,正中雷瑟等人所在之處!

急迫的將眾人招至身邊,格里西亞和喬葛在巨雷落下之前架起了守護盾,而趕來協助格里西亞的紅詩也召出屍骨壁壘護在眾人之上。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紫藍巨雷和格里西亞等人架起的守護盾正面衝突。

「可惡!」雙手使勁支撐住漸漸產生龜裂的守護盾,喬葛低聲咒罵著。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好不容易光芒散盡成功擋下一擊,眼見幻竟然再次召喚巨雷,格里西亞不免感到有些棘手。

冷汗從頰邊滑落,格里西亞看向身邊不知何時多出了四個渾沌屬性的魔法陣,以雷鏈串連包圍自己的羅蘭,咬牙對著眾人道:「再扛一擊,現在我們只能相信羅蘭了!」

「不可能啦!我們的聖光都快耗盡了。」跌坐在地用力喘息,萊卡一邊以眼神示意格里西亞看看其他殘酷冰塊組的伙伴,一邊用手指著同樣也上氣不接下氣的溫暖好人派。

「可是……」

「渾沌吾神,紅詩祈求您借一點力量給格里西亞,讓她可以以魔王姿態暫時牽制幻無的行動。」打斷格里西亞未說完的話,紅詩畢恭畢敬的對著菲妮堤亞道。

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格里西亞,菲妮堤亞將目光移向紅詩「這是妳身為魔王之戰勝利者所祈求的嗎?」而她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

「是的,紅詩知道您為了對抗幻無已消耗太多神力,如今這項要求實屬超過,但現下情勢所逼,請吾神開恩,紅詩事後願意接受任何懲罰。」單腳屈膝,紅詩恭敬的垂首。

只不過僵直的背,洩漏了她的不安。

「起來吧!」伸手一揮,一顆濃縮成硬幣大小的黑暗屬性球出現在菲妮堤亞的手上,不顧下一刻突然湧現,顯然因違反諸神條約限制而產生的電流,菲妮堤亞二話不說將壓縮神力射入格里西亞的眉間。

瞬間,不同於格里西亞瞬間被黑暗屬性包圍,宛如獲得新生般的力量湧現,菲妮堤亞再將神力分給格里西亞的同時遭到條約攻擊後,下一秒虛軟的腳步踉蹌。

「菲妮堤亞,妳太亂來了!」伸手扶住搖搖欲墜的菲妮堤亞,艾瑞絲的瞳盈滿了不認同與擔憂。

「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喃喃細語撫著窒悶的胸口,菲妮堤亞再次看向雷亞席斯「他們是我們挑選出來的,無論如何,我想我有必須盡到的責任。」

默默無語和菲妮堤亞對看,雷亞席斯仍是不發一語。

輕嘆了口氣,菲妮堤亞將目光移回至格里西亞等人那邊。


得到神之力的格里西亞在飄離地面後,須臾間產生了偌大的變化,她的金髮頃刻間染上了子夜的色彩,原先湛藍如空的天眸也如投影夜晚星空般,再也沒有一處眼白,最後沾染了些許血跡的白袍在黑髮輕揚掃過後,驀地變為尊貴的黑。

揮手用黑暗屬性在空中劃出一道黑色星河,格里西亞輕鬆擋下幻施展出來的巨雷。

此時的格里西亞,除了神智清楚與性別之外,沒有一處不像前世魔王時候的她。

強大、壓迫,使人只能卑賤的蜷縮在地瑟瑟發抖。

只不過,那是人類在面對其的時候,幻在面對魔王姿態的格里西亞仍是那樣從容不迫,彷彿眼前的魔王不過只是初生兒一般,不足為懼。

「只有五分鐘,夠嗎?」一瞬也不瞬望著和幻來回交戰,交織出一片絢爛光彩卻殺傷力十足的格里西亞,菲妮堤亞面露沉重的問著紅詩。

「夠的。」不是紅詩開口,也不是此時已將四道魔法陣合而為一,在身前刻劃出一道足以將他掩蓋,散發著濃烈黑暗屬性魔法陣的羅蘭,而是被菲妮堤亞質問後就沒開口的雷亞席斯。

突然,大地一陣劇烈晃動,空氣的流動驀然混濁起來,滿天的烏雲像是有意識般開始向內凝聚,呈現出漩渦狀的移動,而在戰鬥中的兩人也因不斷落下的響雷不得不暫時停手退開。

「可以了,格里西亞!」張開雙眼雙手畫圓,待身前的魔法陣開始以光速轉動後,羅蘭才對著格里西亞喊道。

聽到羅蘭的聲音,格里西亞在向菲妮堤亞點頭表達感謝之意後便解除魔王狀態,將黑暗屬性全數歸還菲妮堤亞。

只不過神之力終歸對人體的負擔太大,格里西亞下一秒虛軟倒下,若不是雷瑟動作快只怕她會直接以面朝地。

「格里西亞!」伸手抱住格里西亞,雷瑟擔心的驚呼。

「沒事,只是手腳有點發軟而已…倒是羅蘭那邊……」對著雷瑟和煦一笑後,格里西亞將目光移向羅蘭的身上。

「羅蘭要怎麼做……」

和格里西亞暫時休戰的幻在後退幾尺之後,發現羅蘭毫無戒備甚至還有膽直盯自己瞧,原先暫時平熄的怒焰再次熊熊燃起!

冥竟然為了這種傢伙而死!

「不可原諒,在人界變成修羅煉獄前,我要你永世不得超生,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語畢,大量的聖光猶如幻所言般,帶著吞噬一切的氣勢,朝羅蘭怒襲而去!

在魔法陣與聖光衝撞的下一秒,一道混合了光與闇的光柱便由大地衝上天際,將佈滿天空的烏雲掃盡後,宛如雨過天青般,陰暗的大地照進了一線曙光。

伸手遮擋過於刺眼的光芒,幻在看清不遠處發生在羅蘭身上的變化後,驀然瞠大了雙眼。

「怎麼可能!」

羅蘭俐落的短髮被混了些許金絲的黑色長髮取代,天藍色的瞳不再成雙成對,反而出現一藍一金的詭譎樣貌,伸展在後的龍翅也不再令人倍感壓力,只因其化為透明狀的黑色光翼。

更讓幻不能接受的是,羅蘭的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騰紋,細看的話會發現上頭是遠古時代的方言,其意思是……

「誅殺眾神…?!」狠狠倒抽一口氣,幻回過神後開始瘋狂朝羅蘭丟擲聖光球或暗刃,但不管哪一種皆在羅蘭的身前幾尺遭到蒸發,化為縷縷白煙。

「不可能,區區一名死亡君主,不可能擁有發動『誅神令』的力量!」見攻擊無效,幻難掩驚慌的朝雷亞席斯大吼「是你搞的鬼嗎,雷亞席斯!」

「不,雖然是我告訴羅蘭『誅神令』的使用方法,但促使他成功的因素並不是我。」對上幻瞬間瞠大的雙眼,雷亞席斯不帶一絲感情道:「是冥,冥讓羅蘭繼承了他五成的神力,如今有嗜血冥王的神力,發動誅神令對變成『死亡聖主』的羅蘭輕而易舉。」

「你居然連冥都利用下去了,你好狠毒啊,雷亞席斯!」咬牙切齒,幻的臉上此時只是憤怒與怨恨,先前的雍容自信像是沒出現過般,無跡可尋。

「你聽到了吧?雷亞席斯,你們信仰的神只是在利用你們罷了,這樣的傢伙值得你為他奉獻生命嗎!」朝著羅蘭大吼,幻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至少別讓羅蘭等人知道他是因為怕被徹底抹殺才如此說道。

只不過,仍舊白費功夫。

「我知道。」嗓音平淡的幾近冷酷,羅蘭眼中的哀傷一閃即逝「但我不想繼續看到熟識的人死去,不想再讓一條條無辜的性命葬送於此,所以……這是我的抉擇。」從體內處抽出一把同樣寫滿了咒文的闇光劍,彷彿心脈相連,那把劍竟然產生了脈動,而羅蘭只不過輕揮了下光翼,眨眼間便出現在幻的面前。

從未在任何人或神面前表現出懼怕一面的幻此時蒼白著臉,緩緩和羅蘭拉開距離,而羅蘭則不慌不亂,一步一步逼近不斷退後的幻。

正當羅蘭高舉闇光劍,上頭的咒文也出現妖豔的紅光時,稍早因幫羅蘭擋下攻擊的粉紅心中一悸,瞬間張開了眼。

當她看清羅蘭的樣貌以及拿在手上的武器後,當下倒抽一口氣心中一寒,不顧一切且淒厲大吼:「住手羅蘭,你會死的啊!」

然而羅蘭還是毫不猶豫將劍刺入無法抵抗,只能眼睜睜看著劍身沒入體內的幻。

須臾間,幻的身體快速的分裂成數塊不斷迸出閃耀卻代表毀滅的光芒,而幻卻連喊叫的權力都沒有,只能任由恐懼佈滿雙眼,無能為力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不斷被咒文吞噬!

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幻眼底的恐懼一掃而盡,嘴邊陰險的笑也再次掛起,他不再試著反抗,反而是直勾勾的睇著羅蘭,高聲笑道:「哈哈,至少我拖了你和冥作伴!只要想到你的同伴將因你的犧牲而苟活,並且得不斷活在自責之下,我就覺得死也痛快!哈哈哈──」
言訖,一把憑空冒出的巨劍狠狠穿透羅蘭的背脊,接著刺入了幻扭曲的面容,將羅蘭與幻一同貫穿。

血鮮染紅了大地。

「是我贏了,雷亞席斯,你的信徒永遠不會諒解你,永遠!」

瘋狂的笑聲伴隨劍的粉碎而漸漸消失,浮在空中背後多了道醒目血口的羅蘭也開始被光點包圍。


溫柔的凝視著錯愕不已,頰邊爬滿淚水的格里西亞等人,羅蘭的嗓音柔和卻也破碎:「我好像做了一場很長的夢,在夢裡,我變成了人人厭惡的不死生物,儘管我保有人類的心卻還是做出了許多無法原諒的事,我殺了自己的兄弟、殺了許多無辜的百姓……」

流著淚,羅蘭邊哭邊笑:「但就算這樣,那群伙伴還是對我不離不棄,甚至在他們離世的時候還無法割下我,面對他們的包容與諒解我只能以等待回報,但這場夢終究還是得醒來……」

「一年、十年、百年過去,我分不清究竟何者為夢何者為現實,當我想以了結方式讓自己清醒的時候,有個人闖入我的人生,他讓我有了作夢的理由,於是我繼續作著夢,直到再次遇到那群人。」

「現在,夢將醒,現實的殘酷逼得我認清現實,教會我許多事的人因我而死,我崇拜信仰的神算盡一切,即便投胎轉世我一樣不能陪他們進入長眠的伙伴們……」望著化為光點的手,羅蘭慘然一笑。

「這個存在終究不正確,就如我自認為夢的生活一樣虛幻不該存在……」飄到了格里西亞等人的面前,羅蘭將懷中的令牌及永恆的寧靜取出遞給格里西亞「我從不放棄死亡,只是許多牽掛讓我狠不下心割下,如今審判之日已到,我不得不做出抉擇…格里西亞,將令牌交給伊路吧,他知道該怎麼做……」

伸手抹去格里西亞的淚,羅蘭在最後一刻恢復為人類的模樣,綻放出一抹釋懷與期待解脫的笑容「讓你們難過操心真的很對不起,但是……容我自私一次吧,這場夢,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

語畢,羅蘭在格里西亞向前奔去,欲抱住他的時候,化為一道白光消失在格里西亞的擁抱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