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番外》那之後,我們 (2)

 此時,蘭特皇宮公主與駙馬的寢室內正傳來碎小的低語。

「教皇說,度過今天之後應該就沒有問題了。」熟稔的拍著小羅蘭的背,雷瑟一邊看著格里西亞準備等會抓周會用到的道具,一邊哄著剛吃飽顯得有點昏昏欲睡的小羅蘭。

而服貼於額邊的髮,則是燦爛過於閃耀的金髮,比他的母親更顯璀璨。

「嗯。」準備的動作微微一頓,格里西亞輕吐了口氣。

那是慶幸與感動。

將格里西亞那細微的動作收進眼底,雷瑟向前握住格里西亞的肩膀,給予她堅定與溫暖。

伸手回握住雷瑟的手,格里西亞回眸一笑,不只對上了雷瑟溫柔的笑意,也恰巧對上了小羅蘭回過頭的好奇星瞳。

「來,羅蘭,媽咪抱抱。」笑著伸手對向小羅蘭,不只雷瑟注意到了,就連手還在半空中的格里西亞也確實感受到小羅蘭突然萌生的怯意。

哭笑不得,格里西亞朝雷瑟抱怨道:「為什麼羅蘭比較黏你,我可是含辛茹苦把他生下來的親生母親啊!」又不是偷抱來的!

轉頭悶笑,雷瑟只笑不語。

這孩子的反應在某些地方真的和羅蘭有點像,例如剛剛聽到格里西亞喊他,便反射性的抓緊自己的衣袍,甚至還抖了一下。

真可愛。

「別光是笑,他除了肚子餓需要吃東西的時候才肯給我抱,其他時間不是在你手裡就是在其他人手裡,甚至尼奧哥他也願意給他抱就獨獨我沒有,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嘛!」說到後面,格里西亞突然有點哀怨了。

連尼奧哥那恐怖的抱法小羅蘭都能接受,為何她充滿親切笑容的臉卻總讓她的寶貝兒子退避三舍啊!

尼奧哥可是曾經差點失手將小羅蘭丟到地上的啊!只因小羅蘭尿布濕了……

又是一陣忍笑後,雷瑟才輕拍兒子的臉,低聲的哄道:「羅蘭乖,給媽媽抱好不好,你看,她因為你不理她正在難過喔,你最乖了對不對,給媽媽抱一下,她不會再用那種稱呼或笑容對你了。」

若說雷瑟結婚前和結婚後有什麼改變,大概就是話變多了吧。

他對教育孩子的事似乎情有獨鍾,給予孩子的耐心是格里西亞能給予的五倍以上,甚至只要和他聊到小孩的事,平常很少開口的他都會難得和人聊開,訴說他的爸爸經。

單純的藍瞳純粹且不帶有一絲雜質,小羅蘭看看格里西亞向自己伸來,堅定而筆直的雙手,再看看雷瑟雖不明顯卻仍讓人倍感安心的柔和面容,小羅蘭連掙扎、思考一下都沒有,就直接回身對上格里西亞,並將兩條短小白嫰的手臂朝格里西亞伸手。

「呀呀。」小幅度的擺動著雙手,小羅蘭在碰上格里西亞伸來的手後開心的搭了上去,並且愉悅的朝著格里西亞叫道。

「真希望他是在叫我媽咪。」摸著小羅蘭柔軟的金髮,格里西亞面露慈愛與憐惜,在不知不覺中被母性光輝給包圍住。

看著眼前母子幸福相處的模樣,雷瑟也向前單膝跪地,和格里西亞的雙眸四目相交「我想他叫妳媽媽的可能性比較大。」

下一刻,小羅蘭像是聽到雷瑟的話,竟然還附和的再叫了一次「呀呀。」

「你也打算當兒子肚裡的蛔蟲嗎?」翻了個白眼給雷瑟,格里西亞輕捏了下小羅蘭軟嫰的雙頰。

才輕輕一捏,一抹淡淡的粉紅變出現在他的頰邊。

「呀!」用手推著格里西亞的臉,小羅蘭無垢的藍瞳仍純淨無瑕,只是嘟起的小嘴透露了他的不滿。

「好乖好乖。」伸手包住兒子的小拳頭,格里西亞輕輕的將他收緊於手心,感受兒子真切的體溫與脈動。

也跟著搭手覆上,雷瑟攬過格里西亞與小羅蘭,將他們懷抱在懷裡,細心呵護。

把玩著兒子的金髮,格里西亞像是想到什麼般,突然抬頭對上同樣若有所思的雷瑟「我一直覺得羅蘭身上的聖光很不正常,很純正而且有愈來愈強的趨勢。」

「會不會是因為妳的關係?」畢竟格里西亞的聖光充沛的令人咋舌。

「我原本也這樣想,但是剛出生的孩子就有這麼強的聖光,長大還得了,況且聖光的聚集是要學的,現在根本就還沒有人教他。」輕撫著小羅蘭的右頰,格里西亞對上了小羅蘭好奇的藍瞳,接著像是本能般的,朝格里西亞開心一笑。

「所以,這是天生的?」微皺朗眉,雖然天生擁有聖光不是什麼壞事,但……

「我不知道。」她知道雷瑟在想什麼,因為她也同樣不安於此件事。

這聖光量比她還強,比教皇還純正,要比過這兩項,唯一的可能只有一個『人』。

「不會有事的。」擁緊懷裡的母子,雷瑟給予格里西亞細心,同時也給予承諾。

他們的孩子,不會再讓雷亞席斯那麼輕易的說擺弄就擺弄!

「嗯!」深呼吸一口氣,格里西亞朝雷瑟淡淡一笑後,便讓雷瑟放開她,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在她站起的同一時間,門扉也傳來了三聲有禮的敲門聲。

「進來。」把孩子交給雷瑟去抱,格里西亞繼續挑選眾人帶來準備要給羅蘭抓周的物品。

雖然他們是參考那本書上所寫的儀式,但考慮到有些東西他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所以就乾脆自己準備,屆時再賦予那些物品的意義。

推門而入,來者是一身翠綠的艾爾梅瑞,此時的她滿臉堆笑,看起來心情甚好。

「格里西亞,我之前向妳提起為羅蘭縫製的衣服已經做好了唷!」向前和羅蘭打聲招呼,艾爾梅瑞在得到羅蘭元氣的叫聲後感動的滿意一笑。

「這麼快?」放下手邊的動作,格里西亞面露驚訝,而雷瑟則挑眉看向兩人。

先請艾爾梅瑞稍等一下後,格里西亞便轉首向雷瑟解釋:「因為外面買的衣服貴又不一定好穿,我想既然草莓會做衣服就乾脆拜託她幫忙做幾件了。」

「只是草莓妳的動作也太快了吧!」說到最後,格里西亞將頭朝向正逗著羅蘭嘻嘻哈哈的艾爾梅瑞。

「嗯?」將手抽了回來接著拍了拍羅蘭的頭後,艾爾梅瑞才聽清楚格里西亞問的問題。

「我自己當然不可能那麼快,但還有帝摩斯和伊希嵐幫忙那就難說了。」朝格里西亞眨眨眼,艾爾梅瑞想到自己將格爾帝恩一族的獨特織繡技巧傳授給帝摩斯及伊希嵐後,居然馬上就上手的兩人便感到有點好笑。

看來她們不幸性轉的人,都擁有一雙好手啊。

不過格里西亞仍是意外的意外。

「不過確定羅蘭會喜歡嗎?我還去瞧瞧好了。」決定去看看成品的格里西亞在拉著艾爾梅瑞離開房門之前,旋過身對著雷瑟道:「我等等就回來,你幫我再挑一下抓周的物品,如果時間到了我還沒回來你就直接帶羅蘭去會場。」

「嗯。」朝格里西亞頷首,雷瑟低首對小羅蘭說了幾句話後,只見小羅蘭舉起小手,吃力的擺動揮舞,小嘴還哼哼呀呀的和格里西亞和艾爾梅瑞告別。

向前吻了下小羅蘭的側頰,格里西亞才揮手向兩人告別,轉身離開寢室。

目送格里西亞和艾爾梅瑞離開後,雷瑟也起身將興奮過後又有點想睡的小羅蘭放進嬰兒床裡。

替他拉上薄被,將頭髮撥離臉頰後,雷瑟才輕聲道:「羅蘭,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整理待會要用的東西。」

眨了眨湛藍如海的雙眸迷迷糊糊的咕噥一聲,小羅蘭抓緊旁邊的狗娃娃才稍一片刻便進入好眠。

溫柔的凝視孩子半晌後,雷瑟才直起身子到一旁被格里西亞整理一半的物品旁繼續挑選。

然而,正當雷瑟剛拿起一件看起來外表詭譎作工精細的雕刻娃娃準備一探究竟時,門扉倏地被「砰!」的一聲踹開,而那本就脆弱的木門就這麼跟著應聲倒地…

微不可見的驚顫了下,雷瑟驀地將頭扭向門口,嚴厲凝重的面容瞬間寫滿了不悅與質問。

「呃……」默默蹲下將倒下的門板扶起,接著駕輕就熟的將門裝上,奇克斯躲到一同前來的艾維斯身後,閃避雷瑟過於刺人的眼神。

啊啊,他又忘了,羅蘭還小這種大聲音不只會嚇到他還會造成日後成長的陰影。

以上,是格里西亞面色凝重的幾番告誡。

「奇克斯,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進門前要……」才準備開口指責,一直被奇克斯以手肘頂撞,要他幫忙化解危機的艾維斯只能無奈的開口打斷。

再不開口,他的背會被某人愈打愈用力給弄出一個窟窿。

「等等雷瑟,這個先等等再說,會場已經佈置好了,但有幾位來賓和居民發生衝突,我和奇克斯沒辦法應付,想請你去協調一下。」

皮厚不怕雷瑟瞪的艾維斯勇敢的直視著雷瑟,倒是他身後的奇克斯縮的像什麼一樣,相信如果此時腳下有洞他會立馬鑽下去。

要瞪的人瞪不到,雷瑟嘆了口氣後才將話題拉回正軌「可是格里西亞不在,羅蘭需要人顧。」

剛剛那巨大聲響似乎沒影響小羅蘭的好眠,不知道到底是因為還是孩子所以太好睡,還是因為遺傳到了格里西亞,所以睡得不醒人事,就算泰山崩於眼前還是照睡他的。

「那要不要找個人來照顧……」話還沒說完,門又被開啟,走進來的是一臉黑氣的喬葛。

「喂,叫好雷瑟了沒?那群傢伙好像要打起來了,我怎麼勸都沒辦法。」一進房就開口抱怨,喬葛看向房內的三人似乎還沒打算動身,便眉頭一皺。

環視三人左右為難的模樣,喬葛瞥到正躺在嬰兒床上呼呼大睡的小羅蘭後,頓時明白了。

「他在睡覺應該一時半刻醒不了吧…?」猶豫的說出眾人顧忌的原因,喬葛覺得有點棘手。

他們現在各自都有忙碌的事情,要派人來照顧羅蘭並非不行,只是一人當兩人用難免會有顧不到的時候。

事情做不完美是小事,但傷到羅蘭或讓羅蘭發生危險就是他們不樂見的了。

所以,帶著跑不太行,放著羅蘭自己待在房間似乎也不是什麼好辦法…

「我去叫格里西亞回來顧好了,她們可以把衣服拿到這裡選。」思忖了下後雷瑟下達了最新的指示「你們先去安撫一下那些人,我找好格里西亞後就過去。」

頷首表示沒問題,三人便先後離開房門。

而奇克斯這次總算記得要用手開門了。

到嬰兒床邊觀看小羅蘭,確定其仍在熟睡後雷瑟才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門並小心翼翼的將房門關上並上鎖。

就算羅蘭醒來想要找他們,嬰兒床旁邊的保護軟墊也會阻止他下來。

一邊快步走向艾爾梅瑞的臥房,雷瑟清晰的腦袋條理有序的分析著。

先敲門告知裡頭的人自己要進來後,雷瑟不等裡頭的人回覆就開門進入,這讓裡頭的人看清來者是誰後有些訝異。

雷瑟可是他們之中最謹守紀律與禮貌的人,能讓他只敲了門卻不等回應就進來可見是發生了什麼急事。

將手上的童裝放下,格里西亞見到如此反常的雷瑟下意識就想到了羅蘭「怎了雷瑟,是羅蘭怎麼了嗎?」踱步向前,格里西亞面容帶點緊張。

「別緊張,羅蘭還在睡覺,我只是要叫妳先回房,剛剛奇克斯他們來傳話會場似乎有衝突發生他們沒辦法解決,所以必須要我出馬去溝通。」快速將事情簡單明瞭的交待清楚後,雷瑟對艾爾梅瑞等人續道:「妳們將衣服拿到我們的寢室,然後格里西亞妳先回去顧羅蘭,雖然我有上鎖但留他一個人在房裡還是不好。」

「嗯。」回頭交待了下艾爾梅瑞哪些衣服帶過去就好後,格里西亞在下一刻便奔出房門直朝寢室跑去。

一邊和長廊上準備伙食的侍者問好,一邊提起裙襬拔腿狂奔,平常得花一、兩分鐘走到的路格里西亞硬是只花了半分鐘就抵達。

伸手掏出鑰匙將門打開,格里西亞因為門沒上鎖而大驚失色,當下不管房門還是敞開的,就直接奔到嬰兒床邊。

而那上頭,原該乖乖抱著狗娃娃熟睡的羅蘭已然不見蹤影。

---未完  待續---

沒辦法一章一章的貼突然發現好奇怪XDD
尤其是在找斷點的時候找不到更囧了~

原本想用個前景提要,但發現好像也沒什麼好提的…(?
所以就直接繼續貼了XDDD

另外,因為是突發的靈感,可能會有很多結構上的不完整,
還請大家多見諒了,翎會再多修飾一下~

謝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