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8671

    累積人氣

  • 7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番外》那之後,我們 (3)

 《誅神令.番外》那之後,我們 (3)


穩住差點因激動而虛弱的身子,格里西亞摸著還殘留體溫的薄被,原先渾沌的思緒驀然回到冷靜。

人應該還沒走遠,這上頭還有體溫顯然剛離開不久,現在追還來得及!

硬是壓下心中的惶恐與驚慌,格里西亞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而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現在正在發抖,手心,也滲出了絲絲冷汗。

衝到門口拉開嗓子,格里西亞對著被自己反常的行為給嚇到的所有人放聲命令:「殿下不見了,快點,快點去找,別管其它事了!」

儘管盡量維持了表面上的冷靜,那顫抖的語氣,還是洩露了她內心的惶恐。

錯愕的腦袋再將訊息翻譯成腦袋可以接受的資訊後,所有在場的人臉色瞬間愀然變色,當下顧不得還拿在手上的東西,或尚未交待完的差事,所有人彷彿鳥獸散般,各自往不同的方向離去。

而聽到僕役傳來訊息的雷瑟則在迅速趕回來後,先給格里西亞一個強而有力的擁抱要她別緊張,先到處請人幫忙找之後,再回到房裡待著。

慌張失措卻還是勉強維持鎮定的格里西亞輕輕的頷了下首後,和同樣臉色不佳的雷瑟往不同的方向離去,準備請賓客們也幫忙找找。

絕對,絕對不能出事啊!

格里西亞一邊提著裙襬跑著,一邊握緊雙拳在內心祈求。





在雷瑟則連絡皇宮的警衛隊對整個皇宮進行搜查時,偏廳的花園因為待會抓周完後要開放給貴賓們賞花品茗使用,故仍有幾名人手在此忙碌。

伊路就是其中一個。

他被格里西亞通知前來參加抓周的儀式後,便在約定前的數小時前抵達,在無所事事又不想跟人群互動之下便跑來偏廳。

接著,就碰上正因人手不足而動手幫忙的現任十二聖騎士雅洛斯等人。

和伊路一同前來的珊珊在看到海奇也在幫忙除草修花後馬上也自告奮勇向前幫忙,而爾亞則因為之前在聖殿裡和雅洛斯等人熟稔故在交談幾句後也決定去廚房將點心搬來。

左看看珊珊,右看看爾亞,伊路不知道原來這兩個傢伙也有這麼勤奮的時候。

沉思了下,伊路雖然覺得他們被邀請來大可不必動手幫忙這群人佈置會場或偏廳,但站在這邊閒著也是閒著,不幫忙又好像有違常態。

再加上這是慶祝吾主滿週歲的儀式,自己果然還是該幫忙一下嗎?

正當伊路還站在原地糾結時,喬瑟已經來到他的面前用詢問的嗓音問:「您是伊路吧?不知道可否幫個小忙?」

飄離的思緒回歸,伊路轉首看向身著休閒服,只在腰際邊佩掛著魔獄神劍已顯身份的喬瑟。

略為思索了下,伊路最終還是妥協。

「可以,要幫什麼?」跟著喬瑟的身後,伊路看到喬瑟來到涼亭的梁柱邊彎下身,接著抱了一箱七彩繽紛的氣球交給自己。

「是這樣的,我們打算在這裡牽上銀線並掛上氣球,但好不容易把線連結好卻發現銀線的高度太高,我們掛不上去,如果拿梯子來雖然還是可以,但這樣速度會慢很多。」指著他們正上向正因豔陽而閃發銀光的線絲,喬瑟的語氣有點懊惱。

不知道泰德和蘭席斯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將線拉那麼緊,應該要拉長讓線自然垂落讓他們可以輕鬆掛上才對啊!

想到這,喬瑟覺得頭有點痛。

一開始還不是很明白為何這項工作要特別請自己幫忙的伊路,在發現對面正一邊移動梯子一邊爬上去掛上氣球的凡特後,伊路總算瞭解了。

凡特.烈火,在第45代十二聖騎士算是最高的,連他都要將手打直爬到梯子的最上階才有辦法勾到線並將線拉下掛上氣球,那其他人恐怕得站在梯子上方才有辦法掛到了。

他的身高沒有凡特高,所以要他去掛只有一個方法……

「要我變成不死生物去掛嗎?」瞥向喬瑟,開口。

伊路雖然肯定喬瑟是這個意思沒錯,但還是有點猶豫。

現在普羅大眾尤其是深知那場誅神大戰的人們,雖然都對他們這群不死生物抱有一絲肯定,但同時還是存在一抹懷疑與恐懼。

這樣灰色的模糊地帶讓伊路覺得有點不痛不快,他要的是最純粹的情感,憎惡也好,接納也罷,模模糊糊的,叫他怎麼回應?

想到這,伊路因為憶起羅蘭的犧牲而面露不快與悔恨。

「伊路?伊路?」伸手在伊路的面前揮了揮,喬瑟不明白眼前的不死生物怎麼突然開始冒起黑氣,甚至表情還朝扭曲發展。

果然叫他變成不死生物去掛氣球太小題大作了嗎?

「嗯?」瞬間收斂身邊的張狂黑氣,伊路在發現眼前的喬瑟似乎還在等自己的回答後,才略帶困窘的說:「沒事,想到不愉快的事而已,剛剛你的話我沒聽清楚。」將過於晦暗的心緒收回心底深處,伊路再次表現出不冷不熱的態度。

點點頭,喬瑟見伊路又恢復到平常的模樣後,才把剛剛的話再說一次「你剛剛問是不是要您變成不死生物去掛,而我的回答是『是』,不知道是否會給您造成困擾?」

「困擾是不會,只是我怕吸引一堆人。」一堆擾人的人。

「這個您可以不用擔心,目前賓客和居民還尚未前來,不然就是在外頭聊著,這裡的人都是知道您身份的人,所以您可以不用顧忌。」

「那好吧。」點點頭,伊路接過喬瑟抱在手上的箱子後隨即拆下耳墜,身行一閃,轉眼間他已化為不死生物飛揚在半空中。

照著喬瑟在下方的指示往定點飛去,伊路在確定位置就是這裡後便伸手抓了一顆氣球準備掛上,但剛碰到氣球,連拿都還沒拿,竟然就瞬間「啪啪啪」數顆氣球被自己的鋒利的爪給劃破了。

「……」手上殘留氣球殘渣的伊路。

「……」以為可以放心交給伊路的喬瑟。

又嘗試了幾次接著破了更多之後,伊路總算低下頭和同樣無言的喬瑟四目相接。

「怎麼辦?」

「您可以把爪子收起來嗎?」若沒辦法,只能請凡特辛苦一點,負責全部了。

「雖然沒試過,不過我試試。」將箱子拋下給喬瑟接住後,伊路便盯著自己的手開始嘗試將利爪縮起。

一秒、兩秒、十秒過去,豔陽愈來愈大,飛在半空中的伊路也愈來愈煩躁,正當喬瑟想放棄,感謝伊路的協助時,伊路惱怒的大吼聲已早一步下來「叫你縮進去就縮進去,聽不懂啊?!」

而下一刻令人無言的,那無比尖銳的利爪竟還真的在眾目睽睽之下『縮』了進去。

「……」狠瞪自己雙手的伊路。

「……」想笑卻又覺得不太好的喬瑟。

「咳,總之,我想可以繼續了。」揚翅飛到喬瑟的身邊接過箱子後倏地飛回原本的位置,伊路有點想把自己砍掉重練。

所以剛剛是怎樣,他的爪子是採命令式的嗎?

看得出伊路正在糾結,喬瑟也不像格里西亞那麼壞心眼,故只朝伊路說了句「麻煩了」後,便到另外一處去幫忙特德爾了。

悄悄鬆了口氣,伊路慶幸看到的人只有喬瑟。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當伊路將整箱的氣球掛好,連同凡特那邊的也幫忙完後,正準備鬆口氣,變回人的樣貌休息一下時,格里西亞急促且慌忙的嗓音在下一秒傳進他的耳裡。

「羅蘭不見了,大家快幫忙找一下羅蘭,他不知道被誰抱走了!」

錯愕的身子一震,伊路瞬間衝到了冒著冷汗的格里西亞面前,帶點焦慮與不安的道:「什麼時候的事,在哪失蹤,有沒有線索?」

深呼吸又吐氣,格里西亞安撫好自己的情緒後,才恢復自己冷靜的將所有事情和圍聚過來的眾人解釋一次。

聽完格里西亞的說明後,眾人皆沉下面色,表情難看,似乎大有風雨欲來的氣勢。

「竟然趕偷抱吾主,我不會放過他的。」黑幕一閃,伊路再次變回不死生物,這次他沒和格里西亞等人打聲招呼就逕自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句疑似要對方屍骨無存的話。

看到伊路這副模樣,深知只要是牽扯到『羅蘭』的事就會變成如此,珊珊和爾亞也只是互瞅一眼之後,便和格里西亞說了句「不要擔心,會找到的」後,也跟著伊路的腳步離開。

當眾人皆開口安慰格里西亞會找到羅蘭,紛紛往不同方向飛奔而去時,剛好進入偏廳的教皇及艾崔斯特也一字不漏的聽完了。

快步向前,艾崔斯特在確認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也立刻應允幫忙。

留下教皇陪伴格里西亞,艾崔斯特打算先去因為格里西亞和雷瑟結婚,而搬到別殿居住的尼奧,請他一起幫忙。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