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番外》那之後,我們 (4)

 一踏人新建的別殿,艾崔斯特向僕人詢問尼奧的行蹤,在得知他可能還在房裡睡大頭覺的時候便拔腿狂奔衝向尼奧的寢居。

有禮的敲門算是通知裡面的人自己的前來後,艾崔斯特知道自己這個行為對尼奧用等於白用後,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開門進去。

窗簾為揚,陽光曬落,室內空無一人。

不管被風吹亂的白髮,艾崔斯特走向床邊摸上散落一地的枕頭及床單,發現上頭沒有一點溫度,這代表尼奧已經起來有一段時間了。

動手將床單鋪好、棉被摺好,最後再將枕頭擺放在適當的位置後,艾崔斯特突然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都過了這麼久,怎麼替尼奧摺被、收拾物品、整理房間的這種奴性還沒改掉啊!

艾崔斯特對自己居然做得如此順手感到絕望。

等等,現在不是自怨自艾的時候。

艾崔斯特甩了甩頭,無奈的在心中告訴自己後,便開始思考尼奧沒在房間裡,也沒去正殿找格里西亞等人,會跑到哪裡去時,正好瞥見擺放在一旁尼奧的愛劍。

那把劍是格里西亞和雷瑟結婚的第一年,兩人在尼奧生日那天送給他的。

對了,劍,尼奧既不在房裡又沒在皇宮,那麼肯定是在練劍場了!

肯定的下了結論後,艾崔斯特便開門快速衝出房門,還不忘順手關個門後,直奔別殿尼奧專屬的練劍場。

穿過驚訝的僕人們,艾崔斯特不理會眾人詫異的目光慌慌張張直奔練劍場。

陽光璀璨,只有一棵巨大松樹充當避暑之地的練劍場映入艾崔斯特的眼簾,往前眺瞰,站起大太陽底下的尼奧看起來如此俊美無人匹敵。

一發現尼奧果然真的在這裡,艾崔斯特倏地邁開腳步拉開嗓子往前奔去。

「尼奧快來幫忙,羅蘭不見了!」遠遠就看到尼奧那閃光俊美的身影,艾崔斯特不顧一切的大喊,但就在尼奧回過頭轉向他時,艾崔斯特見到尼奧的激動情緒也像被澆了一桶冷水一般,熄滅。

因為,尼奧手上抱著的,正是讓大家兵荒馬亂,不知道被哪個渾球抱走的羅蘭。

看來,那個渾球應該是……

日正當中,豔陽無限燦爛,炎炎的夏日,蘭特也無比熱鬧。





接到艾崔斯特的通知前來的眾人在發現小羅蘭枕在尼奧的手臂上,咿咿呀呀開心的玩著手中的物品時,有志一同的鬆了口氣。

嚇死了嚇死了,還好沒有不見,他們還以為是光明神前來搶人啊!

「尼奧哥……」無力的差點兩腳跪地,格里西亞臉上的哀怨只差沒有兩泡淚水來添加她心中的無力感以及如釋負重的喜悅感。

她怎麼會忘記尼奧有她和雷瑟寢室的鑰匙?那裡最早之前就是尼奧的臥房啊!

欲哭無淚,格里西亞敢怒不敢言。

「幹嘛啊你們,慌慌張張的,羅蘭不是在這裡嗎?哪裡不見了?」一臉看到瘋子的表情瞅著各個汗流浹背、氣喘如牛的眾人,尼奧覺得他們有問題。

有問題的事你好不好!讀出尼奧那充滿不以為然的眼神代表的意思是什麼的眾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在心裡對尼奧嘶吼。

「就是你把羅蘭帶走,眾人找不到才以為他不見的啊!你要帶羅蘭出來好歹也跟雷瑟或格里西亞說一下啊,讓他們那麼焦急!」

現場唯一敢當面指責尼奧又不會被尼奧以眼神掃射的,大概只有艾崔斯特一個人。

眾人又崇拜的眼神無語的看向艾崔斯特,充份的表露他們的感激之情。

艾崔斯特,你果然是善良又正義的黑暗精靈!

「房裡沒人啊,而且我是好心看到羅蘭一個人孤伶伶躺在房裡沒人陪很可憐,才想帶他出來走走的嘛。」理智氣壯,尼奧沒有說的是,他進房間後可愛的小羅蘭依然還在呼呼大睡,並沒有表現出任何孤伶伶的模樣。

「……」聽你在說!眾人再一次在心裡反駁。

「尼奧哥,我和雷瑟離開房間只不過三分鐘左右,羅蘭不可能那麼快醒來……」言下之意就是:羅蘭都睡死了,哪來的孤伶伶。

「……我說有就是有。」抬頭又挺胸,尼奧表現出『我最強,我說了算』的模樣。

「……」又是一陣無語,尼奧創下了短時間就讓眾人兩次無言的記錄。

放棄與尼奧做這種無意義溝通,艾崔斯特到尼奧的身旁想要抱過羅蘭時,突然有些在意的看向他抓在手上的東西……

「尼奧,你剛剛在做什麼?」先是盯著羅蘭手上的木製物品再看向尼奧身後,擺在樹陰下的道具,艾崔斯特危險的瞇起雙眼。

他似乎知道尼奧為什麼把羅蘭帶走了。

「什麼?」聽到艾崔斯特的問話,格里西亞也放棄指責尼奧,畢竟罵也罵不贏搞不好還會被痛扁一頓……

孩子找回來就好了。

至於要將羅蘭偷抱走的罪魁禍首碎屍萬段的伊路呢?則一臉想發怒卻又壓抑的陰鬱臉孔。

冷靜,千萬要冷靜啊伊路!你打不過他的!

聽到艾崔斯特的話靠過去的眾人也開始打量拿在羅蘭手上的東西,接著在發現格里西亞帶點惱怒的質問時,他們才明白為何某些人的表情會那麼精采了。

「尼奧哥,能請問您剛剛是在做什麼嗎?!」將擺在樹下的木製法杖抓起,格里西亞一邊揮著一邊咬牙問著尼奧。

看這場面,尼奧根本就在偷偷給羅蘭進行抓周儀式啊!

「哦,我想先為羅蘭挑個天賦職業嘛,你們之後的就當他的副業就好了。」完全不覺得這發言有問題的尼奧,一點也不在意的說著。

「……」眾人無言的第三次沉默。

「不是啊尼奧,這活動是要在父母身旁進行,你跟人家父母搶什麼工作。」哭笑不得,艾崔斯特突然覺得羅蘭有這種舅舅似乎不太妙。

不過沒關係,他有很多乾爸乾媽……但也不太正常就是。

前途堪憂啊。

「我剛剛解釋過了嘛!」兩眼一翻給了艾崔斯特一個白眼,尼奧很不耐煩。

而艾崔斯特則告訴自己:不要跟他生氣,你只會更加無力而已。

「好吧……羅蘭找回來就好,等等再進行一次正式的就行了。」無奈的收尾,格里西亞只能哀傷能夠治尼奧的夏佐老師今世並沒有遇到,否則……

知道格里西亞在想什麼的雷瑟只是拍了拍格里西亞的肩,要她節哀。

「所以羅蘭剛剛在試玩的時候選了什麼?」奇克斯好奇的探頭,在發現看不清楚準備伸手去拿的時候……

羅蘭發出了疑似嗚咽的泣鳴聲。

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不是奇克斯自主的停住,而是被伊希嵐伸手抓住。

「跟孩子搶東西是最白痴的行為。」沒有指名道姓,喬葛在一旁涼涼的說道。

然而就算他沒說,眾人也知道他在指誰。

尷尬的抽回手,奇克斯慢慢的退後再退後。

而羅蘭則開心的繼續玩著手中的物品。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吾主拿的……好像是劍?」伊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研究出那粗糙的木製雕刻似乎是一把劍。

眾人一聽,也跟著聚精會神的觀看。

果然,那劍柄雖然像牙籤一樣細,劍鋒前頭被削成圓弧完全不尖銳,但仔細一看還是看得出那是一把『劍』沒錯。

「為什麼羅蘭會選劍,我不要我的乖兒子是個劍癡啊!」差點哭出來,格里西亞一臉哀戚。

眾人無語的看向格里西亞,默默的想:打從妳叫他羅蘭就該有他會是劍癡的覺悟,而且他體內也有雷瑟這名不亞於羅蘭的劍癡基因啊。

節哀。

「不管,這個不算,現在去會場,大家應該都來了,我要讓羅蘭再選一次!」氣唬唬的抱回羅蘭,格里西亞也不管羅蘭手上還抓著木劍玩得不亦樂乎,腳跟一旋就是往正殿的會場奔去。

相視一眼,雖然不知道格里西亞葫蘆裡賣什麼藥,但現在也只能跟上去看看了。

於是不用等人招呼,所有人都自動自發跟在格里西亞的後面。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