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同人】情人間的那點小事(伊那)




沉月同人.情人間的那點事(伊那)
 

從宮中回到府邸,伊那一如往常筆直走向房內準備洗去一身疲憊與污泥,然而就在手握上門把前一秒,一道絕不會想在忙碌整天受了滿肚子氣的嗓音在背後響起。
 
「伊耶哥哥,我問你……」
 
又是那四個字!
 
感覺腦子轟然一響,伊那想也不想快速地反過身,一手指著無血緣關係弟弟的鼻頭,一手拍掉他向前抓住自己衣袍的手,氣唬唬的罵道:「說了幾百次,不准那樣叫我!」
 
面對伊耶的惱怒,恩格萊爾像是習以為常般,不理會自家兄長勃發的怒氣,自顧自地續道。
 
「喔,我是要問你,你有沒有聽過湖神的故事。」
 
或許就某方面來說,恩格萊爾之於伊那對存在,是個非常頑固且不得不縱容的對象。
 
「沒聽過。」
 
拉開房門,伊那不等恩格萊爾回覆就直接進入房內,將配劍往架上一擺並走到床邊坐下,伊耶轉身看著不請自入且自動自發拉了張椅子坐到自己對面的弟弟,面容似乎沒有生氣傾向。
 
可能是今天和雅梅碟進行了半天無意義的溝通讓他覺得再聽到什麼話題都無所謂,也可能是被那群不思長進的士兵給氣到無力,現在伊耶面無表情,一副有話快講,講完快滾的一號表情。
 
歪著頭看了眼心情似乎又不好的伊耶,恩格萊爾將湖神的故事說完後,好奇的問了句:「伊耶哥哥,你今天心情好像特別不好?」
 
言下之意似乎是,伊耶每天都在生氣,但今天這氣來得特別不尋常。
 
恩格萊爾直覺認為和對方的情人有關係。
 
瞥了一眼恩格萊爾,伊耶短暫思索數秒,覺得這事沒有隱瞞的必要,便改了個更舒服的坐姿道:「還不是雅梅碟那個帝奴,說要和我去找那爾西有要事跟他報告,結果只是從夜止那邊買了一份蛋捲要給那爾西……」
 
於是因為兩人獨處的時間被第三個人瓜分掉本來就已經很不爽的伊耶,在看到雅梅碟所謂的『要事』竟然是指這個時,當下就是開罵。
 
想當然爾,一個是火爆的劍衛兼情人,一個是死纏的劍衛兼帝奴,兩人話不投機半句多,十句裡有九句牛頭不對馬嘴,聽得火爆的一方愈來愈火大,也使另一方說得愈來愈起勁。
 
接著,因為公文的量有增無減,旁邊還有擾人的噪音,當下那爾西雙手一拍蹬身而站,黑著臉冷著眼,手指著還敞開的門扉硬聲的道了四個字。
 
「給我出去!」
 
隨後,發現自家情人似乎真的動了怒,雖然鬱悶伊耶還是摸了摸鼻子拉住雅梅碟的後領將人往外拖,後果就是沒和那爾西獨處小聊一會,還被某個帝奴騷擾了一個下午。
 
最後,傍晚訓練完士兵的伊耶抱著彌補愛人的心情來到了那爾西的書房,一進到裡面看到無人的書房,伊耶就知道有問題。
 
再看到壓在公文底下,明顯知道自己會在傍晚來到所留下的紙條後,伊耶頓時覺得今天自己諸事不順心。
 
「那爾西說了什麼?」雖然猜到原因,恩格萊爾還是忍不住問了。
 
「……『我去找我哥,今天他和我約了晚餐,中午忘了跟你說。』」
 
伊耶為自己永遠排在修葉蘭後面感到無奈與惱怒,不過也因為瞭解對方的心情,所以總是在無奈之後選擇包容。
 
如果是自己,艾拉桑、恩格萊爾與那爾西放在同一個天秤,他也不知道自己會偏向哪邊。
 
同樣的重要,卻又在情感上有明顯不同,但都是無法割捨的存在。
 
點點頭算是回答了伊耶,恩格萊爾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伊耶。
 
如果今天沒和范統聊到那麼晚,范統大概會去找梅花劍衛吃晚飯,那爾西也就不會和梅花劍衛有約了吧?
 
然而,恩格萊爾卻忘了,修葉蘭和那爾西是幾天前就已經約好的了,而且就算他和范統聊得再晚,曾經說過『沒有范統陪著吃飯就覺得食不知味』的修葉蘭也會等到他們聊完再約去吃飯的。
 
「所以你跟我說湖神的故事要做什麼?」
 
覺得恩格萊爾不會無聊到把自己從范統那邊聽來的故事分享給自己的伊耶,皺著眉看著表情千變萬化的恩格萊爾。
 
「哦,我是想問你,如果那爾西掉到水裡……」
 
「那就跳下去救他啊!」想也不想,已經忘了這是湖神故事橋段的伊耶心直口快的答道。
 
「不是啦,伊耶哥哥等我問我再回答啦。」
 
見伊耶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還是容忍的頷了下首後,恩格萊爾才續道。
 
「如果那爾西掉到水裡,這時湖神冒出來給你三個那爾西,你會選哪個?」
 
「有哪三個?」雖然直覺是想說原本的那爾西,但突然對恩格萊爾想出的三個那爾西產生興趣的伊耶,禁不住好奇的問道。
 
「唔……有現在這個傲嬌又有點刺人的那爾西,還有誘人犯罪讓人想一口吞下的年誘那爾西,以及性轉手持利鞭的女王屬性那爾西,伊耶哥哥要選哪個?」
 
一個專注在回答伊耶的問題並好奇接下來的答覆,一個則不小心在聽了選項後開始進行幻想,雙方皆沒發現窗外有兩道鬼祟的身影。
 
其中一道身影,在恩格萊爾說完選項時,一度想用魔法擊破窗戶,但都被身邊的人制止了。
 
沒發現異狀的兩人,在一片沉寂下,由伊耶打破沉默。
 
「……三個都很不錯,雖然我想三個都選,但現在這個那爾西還是比較合我味口。」
 
「哇,伊耶哥哥真誠實,那三種那爾西都是你的了!」
 
語畢,還不等伊耶質疑,窗外的人已不顧另一人勸阻,直接伸手嘩一聲打開窗,用著帶點羞惱的嗓音對著裡頭的兩人大吼。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還有什麼三個都想選,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鬼.牌.劍.衛!」
 
不理會在那爾西動手開窗就偷偷摸摸從另一扇窗戶爬出去逃走的恩格萊爾,那爾西的臉帶點紅雲,就不知道是氣紅的還是羞紅的。
 
「就是三個都很令人心動的意思,那爾西,你不是和你哥去吃飯?怎麼有時間躲在外面偷聽我說話啊?」
 
站起身來到窗邊,伊耶一手勾住那爾西的下顎,一手探出窗外攬住那爾西的腰,整個人貼在窗上,兩人的距離近到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楚聽見。
 
「……」沉默算是回答了前面的問題,那爾西在細微的掙扎發現擺脫不了伊耶的擁抱後,才微微撇過首續道:「飯吃完後,修葉蘭說要帶我去一個可以聽見真心話的地方。」
 
挑眉,伊耶忽然覺得自己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被自己的弟弟和對方的哥哥。
 
或許,還有做為中間傳遞人的飯桶。
 
「哦,那聽到真心話的你,還滿不滿意啊?」
 
將擒住對方下顎的手改移到後腦,伊耶勾起一抹帶有玩味與侵略的笑容,直視著耳根已然紅透,眼神不斷飄移的那爾西,緩緩的問道。
 
糾結了數秒,那爾西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一把捧住伊耶的臉,將唇湊了上去,在伊耶驚喜與驚訝的目光下又快速移開。
 
而朵根上的那抹煙紅,已泛到了雙頰。
 
「呵,看來是很滿意啊。」
 
語落,將那爾西的後頸勾下,伊耶綻放出一抹危險又令人臉紅心跳的微笑,就著那爾西的唇,輕聲這麼說道……
 
「下次,我的鞭子借你,穿個女裝吧,我的女王。」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