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無料】漸入佳境






有三天沒見了吧?

自從上次和伊耶為了一點小事爭執,選擇冷戰的他,已經有三天沒和伊耶說過話,多次不理會通訊器的通話要求,下場就是伊耶不再找他,連身影都沒見到。

這次,連他去東方城陪恩格萊爾出席活動,也是奧吉薩告知的。

他還是太過任性了,明明伊耶已經收斂了部分脾氣,邀他去家裡陪他父親吃頓飯,他卻不能坦率的告訴伊耶自己在意的點,一味的用過於激烈的言詞戳他痛點,讓原本忍讓他的伊耶再也忍不下去,回以不用大腦思考的直言直語。

下場就是雙方都在火頭上,腦袋已經變成無用的裝飾用品,他們用各種難聽且一針見血的語言攻擊對方,直到伊耶在失控邊緣前仍恢復冷靜,甩門離開才結束這種無謂的爭吵。

他只是想試著改善自己與他父親的關係而已。

而他卻無法坦誠接受伊耶贈予他的好意,甚至還口氣不佳的拒絕。

為什麼,老是傷害最不想傷害的人呢?

這樣的他真的有資格可以得到幸福嗎?

選擇冷戰的也是自己,後悔的也是自己,懷疑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還是自己……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了。

伊耶會不會在哪天,突然發現,和這樣的自己在一起,其實只是在浪費時間。

得不到任何回應,回應不如期待,就算是他,也會覺得無奈吧。

如果能夠直率一點的道歉就好了。

拿著通訊器的那爾西,頹然垂眸,將臉埋著羽絨枕內。





今天一大早還沒進宮,才剛用餐完畢準備出門的伊耶就被恩格萊爾攔住了。

說要參加夜止什麼夏季冰品體驗活動,找不到人陪所以就拉他去……完全搞不清楚恩格萊爾到底在想些什麼。

找不到人陪就自己去啊,再不然,直接不去不是更省事?

這幾天心情已經夠不好的伊耶原先打算狠狠拒絕,哪知養父一聽到他們要出去玩便興高采烈的歡送他們,還要他們好好培養兄弟感情,不給他拒絕的空間就逕自將他們推出門!

於是,現在的他正在逛夜止的大街,由夜止的國主擔任嚮導。

對於這莫大的榮譽,伊耶的心情並未因此獲得改善。

吃冰什麼的,他一點興趣也沒有,又不是那爾西,喜歡吃甜的…… 想到和自己冷戰的那爾西,伊耶鬱悶極了,以致恩格萊爾轉身問他要不要嚐嚐珞侍推薦的冰淇淋時,臉色難看的馬上回絕。

不過,這煩人的傢伙並沒有因此放過自己。

「吃嘛,很好吃啊!伊耶哥哥不嚐一定會後悔的。」

聞言,伊耶瞥了一眼恩格萊爾後,就將視線移向恩格萊爾拿在手上的冰淇淋。

似乎因為材料過於豐富,並沒有使用一般市面上的三角錐甜筒餅乾,反而是造型類似碗狀的硬皮脆餅,三球散發出清甜果香的冰淇淋各佔一角,上頭放了數塊切成丁狀的夏季水果,最後再配上兩條巧克力脆餅,賣相雖好,但還是勾起不了伊耶的興趣。

就是冰淇淋不是嗎?就算在怎麼豐富可口,到胃裡還不是一樣。

在內心吐槽了倍受眾人好評的冰淇淋後,伊耶再次拒絕恩格萊爾。

「如果我沒記錯,那爾西好像很喜歡這類甜品不是嗎?鬼牌劍衛不帶一份回去給那爾西?」

身為國主,又做為活動的主辦方,珞侍當然希望銷售愈多愈好,這樣他的國庫才能維持『正常』的運轉;若以私人的角度,身為那爾西的朋友,珞侍嗅到了一絲不對勁,因此在利益與私情不衝突的情況下,他笑著開口詢問。

話落,果然見到了伊耶微乎其微地蹙了下眉頭又緊接著鬆開。

這反應不對啊,是吵架了嗎?珞侍微微轉動目光看向了身邊的友人,領悟到對方完全沒察覺此時氛園奇怪後,只能暗自嘆了口氣。

只是,神助攻之所以為神助攻就是因為它總是來的即時。

「對耶,伊耶哥哥,那爾西喜歡吃啊,你帶一份回去和他一起吃嘛,這冰淇淋真的很好吃啊……好想和那爾西分享可是我又不敢單獨去找他……伊耶哥哥,交給你了好不好?」

「嘖。」和恩格萊爾無所畏懼單純到不忍直視的視線互視,伊耶堅持了五秒鐘就宣佈落敗,他不耐地轉首望向攤位,態度隨便地指了其中一種冰品組合。

直到從珞侍手中接過由術法保冰的包裝盒後,伊耶才看清楚自己那隨便一指到底指到了什麼。

『漸入佳境。』包裝盒上掛的籤紙,上面如此寫著。

東方城這次販售的冰品,除了口味樣式獨特之外,吸引人的還有上面類似掛牌的籤紙,出自於東方城包含國主及代理侍的五侍。

聽說某人為了抽中綾侍大人親自提筆寫下的短句,不惜傾家蕩產。

不過這是題外話。

見伊耶終於妥協買了一份冰品之後,恩格萊爾就不再繼續纏著伊耶反而跑向前和珞侍不知道在嘀咕商量什麼,沒怎麼在意的伊耶隨意地瞥了一眼,確認對方不會脫離視線範圍之後,才取出那張籤紙。

『分分合合吵吵鬧鬧,初入口或許嘗遍酸與澀,但日月推移,甜香留韻而食髓知味,便是漸入佳境。』──東方城代理侍.范統  筆

撇開最後面那看起來有點刺眼的親筆簽名,伊耶對前面的字句其實挺感興趣的,他換了個不妨礙走路的角度,再次仔細閱讀起來。

說起來,他和那爾西,也是那麼一回事啊。

先是互看不順眼,再來是激烈碰撞,最後是宛如對立的立場,是怎麼從如此惡劣的關係走到現在這樣見了對方就會覺得開心、覺得幸福的呢?

是的,就是幸福,雖然很淡很不明顯,但對伊耶來說,這就是。

不需要天雷勾動地火的相戀,也不用成天你濃我濃的膩在一起,更不需要什麼山盟海誓般的甜言蜜語,走過戰場、嘗過分離,劇烈的情感哪一種沒有體會過?痛的、苦的,煎熬的、絕望的,他與那爾西,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所以對他們來說,恬淡且平靜的,對他們來說,便是幸福。

而這次,也不過是以往眾多爭執的冰山一隅罷了,他到底是為了什麼煩悶啊。

想通了之後,伊耶突然覺得,偶爾陪恩格萊爾出來也不是多麻煩的事。

不想和他回家就不要回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拒絕,之前他倆日子還不是照過?只是家裡父親鬧的兇,他才向那爾西詢問的,而且他的不坦率,也不是第一次見識了啊,他到底在計較什麼。

豁然開朗之後,累積了三天未見的情感也隨之噴發而出,一向不會虧待自己的伊耶直視內心想見那爾西的慾望,扔下一句「恩格萊爾我想起來有事先走了」,就直接往東方城的傳送點奔去,留下一臉呆滯及一臉好笑的恩格萊爾及珞侍。





手撐著顎,今天難得清閒的那爾西一直待在書房裡逗弄雪璐,雖然長時間都在分心,但顯然雪璐並不知情,反而因為主人因發呆而產生的縱容而拼命的向那爾西撒嬌。

而雪璐討好的行為也讓那爾西收起飄離的思緒,勾起一抹雖不燦爛卻真實的淺淡笑容。

不知道伊耶現在在做什麼?夜止的活動……感覺好像挺有趣的。

但,就只是感覺,真邀請他的話,他還是不會去。

畢竟他沒興趣當破壞眾人逛街遊樂興致的兇手。

只是,有時候他還是想,如果去了的話,是不是就能見到不一樣的風景?是不是也能和那些參加祭典的人一樣,忘記煩憂?

話說回來,伊耶上次到底是抱著怎麼樣的想法,邀請他到家裡吃飯的呢?是想化解他與伊耶養父間的尷尬,還是,單純的相邀?

伊耶很好懂,但有的時候,他卻一點也不懂他,似乎只要和自己扯上關係的時候,他就搞不懂伊耶在想什麼。

其實只要開口問的話,伊耶一定會告訴自己,可是他卻總是開不了口,令人挫敗。

將最後一塊果乾遞給雪璐,那爾西拍了拍牠的頭讓牠回去架上後,敲門聲也在這個時候響起。

這個時間點,會是誰?

帶著狐疑,那爾西開口道了句「請進」,表情卻在來者推門而入時由疑惑轉為驚訝最後變成了驚喜。

誰都有可能,只有伊耶,他想都沒想過。

「看到我就這麼驚訝嗎?不希望我來?」說是這麼說,伊耶還是捕捉到了那爾西那一閃而過的驚喜,所以他不請自入,手撐著桌緣傾身看向那爾西的瞳。

「沒有……只是,有點……高興。」說到後頭,和伊耶對視的那爾西不自在地扭首,原本正常的語句也被說的斷斷續續。

難得聽到那爾西坦率表達的伊耶有些受寵若驚,眨了眨眼,意識到這三天過得煎熬的並非只有自己一人,伊耶頓時覺得想笑。

而他也沒多做忍耐,直接笑開了。

在那爾西表情古怪地注視下,伊耶收斂了笑容後,認真的道:「我們別冷戰了吧,那爾西。」

怔愣了數秒,在見到伊耶依舊認真凝視這自己等待答案後,那爾西才輕輕頷了首,道:「好……還有,對不起。」

「嗯?」先是疑惑的哼了一聲,接著突然明白那爾西是在為之前的事道歉後,伊耶聳聳肩,隨意的道:「沒事,那件事我也有錯,下次我不會再勉強你了。」

十指在桌下絞成了麻花捲,那爾西幾度開口卻又不知從何說起,試了幾次之後,才擠出「讓我適應一下,下次……再說」這種沒頭沒尾的話。

但伊耶卻聽懂了,他勾起淡笑,沒再多說什麼的將冰淇淋遞給那爾西。

伸手接過,那爾西在將包裝盒打開並將術法解除看清裡頭的東西後,瞬間抬頭望向伊耶,表情千變萬化,最後只能匯聚成一句「為什麼?」

為什麼我還在和你冷戰,你卻還惦記著我?

為什麼我明明對你這麼壞,你還願意包容我?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為什麼,我覺得我已經,離不開你了?

嘴角大幅度地揚起,綻放出一抹颯爽笑容,伊耶以自信的語氣,對著那爾西肯定的說:「因為我們是戀人啊!」口氣不容反駁的強勢。

目光探向伊耶的紫瞳,見到裡頭倒映的身影後,那爾西垂下首,面紅耳赤卻好似放下什麼糾結一般,勾起彷彿沾了蜜的笑容,滿足一笑。

「嗯。」起身並主動牽起伊耶的手,那爾西將冰淇淋放到一旁會客閒聊的矮桌上後,和伊耶一起在沙發上落坐。

取出湯匙挖了一口冰淇淋挪到伊耶的嘴邊,那爾西眼中喜悅之色顯而易見,語氣不在處處尖刺,微紅著臉對著伊耶說:「一起吃吧。」

促狹的神情一閃而過,伊耶張口將冰淇淋含入口中之後,在那爾西面前伸舌舔過沾上冰淇淋的唇角,聲音盡是意猶未盡。

「好甜,再來一口吧?」

被伊耶如此色氣的刻意引誘,那爾西幾乎是在腦袋變成漿糊的情況下照著伊耶的話,又挖了一口送到伊耶的嘴邊。

猝不及防的,在湯匙離唇不到一秒的瞬間,那爾西後腦遭到偷襲,雙唇的距離也在須臾間化為零,嚐到了伊耶嘴中的甜膩,那爾西眨了眨眼,總算意識到自己被調戲的事實。

但,有何不可? 順著伊耶哺餵過來的冰淇淋,那爾西探舌迎上,清甜香純的果香蔓延在唇齒之間,令人心之蕩漾。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結束了令人窒息的親吻。

相視一眼,漾出幸福的笑容。


他們要的幸福很簡單,雖然一開始惴惴不安,但如今已漸入佳境,在彼此的眼中,他們得到了承諾與肯定的答案。


之後的路上,一路有你。



《漸入佳境》    完



其實這就是一個伊耶哥哥去買冰淇淋給那爾西吃的故事,寫了4000字完全是意外

這次依然貫徹了「寫伊那必須甜」的信念,覺得自己也萌萌噠
o(*////▽////*)q

最後一定要說一下,這篇沒工口沒唉曲,是好清水的小甜文!!

耶~~我終於擺脫無肉不歡的糾纏了嗎(並沒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